人间不值得。
WEIBO@精神病患溫顧君

© 温顾
Powered by LOFTER

*末世,胜出,电子人工智能机器人,乱写的片段


爆豪胜己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沙尘暴结束的晚上,在几乎被沙土淹没的避难所的外面,捡到一只羊。

更确切地说,是一只智能机器人。智能机器人说自己叫绿谷出久,问他能不能带他离开这里。至于爆豪胜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像只羊,大概是因为绿谷出久看起来实在是软软绵绵地,不像是这个时代会生产出的智能机器人该有的样子。

爆豪胜己想到这里,从避难所唯一一个还没被尘土埋掉的窗户里跳到地面上,他拍了拍防风服,想要掸掉上面的灰尘,但显然是在做无用功,风里也是带了大量的尘土的,说话时灌进嘴里的空气都带着难以明说的土壤味,他皱着眉头问面前的智能机器人:“你是...

想看我更什么吗?

叶夫格拉夫在这世界上存在了太久,他的控制欲很强,好在所有事情都按着他预想的轨道进展下去。

除了米哈伊尔——这是那些轨迹里唯一的偏离。

但他不讨厌这个意外的偏离。

米哈伊尔会成为他所有欲望的集合体。


*梅林旧剑,ABO生子带球跑


亚瑟·潘德拉贡觉得自己这个Omega真的是当到头了。

他和梅林一直都是互助互惠、标记一向来都只是临时标记、过了易感期下床就变回普通朋友的正经AO关系,无论梅林在外面怎么花天酒地勾搭漂亮妹子,他都不会去管半分。从亚瑟第一次易感期开始,他们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已经有快十年了。

照理说是不会有问题的,但哪里想到亚瑟去罗曼医生那儿做检查时,医生竟然检查出他怀孕了。

亚瑟怀疑自己是不是基因突变,幸运E了。

怎么会中招了,照理说临时标记的情况下Alpha的信息因子是没有办法在Omega的身体里着床的,而且梅林事后都是给他做足了清理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ALL咕哒】IF YOU(高文线04)

IF YOU

WARNING:ALL咕哒,全文有拉二、高文、梅林、闪闪、伯爵线,天雷狗血黄,内含RENT BOY、MALE HOST等梗,阅读前请确认您接受以上预警。

本章撒点甜蜜糖水。


PHASE.II - EPISODE.4(高文线)


  睁开眼睛时房间里很昏暗,高文没有开灯,遮光的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藤丸立香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好在他知道现在还没到周一,他和高文还有时间继续在这个学校后面的酒店里瞎混。他眨了眨眼睛,高文在他身边正坐着,看一本黑白的电影。

  学校附近的酒店高级不到哪里去,酒店房间里自带的电视机只能看新闻和热播电视剧,高文对这两种都不感兴趣,他自己带...

之前的抽奖~

@墨染月_Rachel MAC chili色号口红一支

@Sloth  长江文艺出版社《朦胧诗经典》一本

@°Cinder 人民文学出版社《海子的诗》一本

请私信我地址哦=3=么么哒

《Don't Speak!》和《唯独你是不可取代》的现货链接~

链接:戳我 也可以扫图上的二维码

由于台风天和代理小姐姐工作忙碌的关系,发货会在十一假期间发出~

去年的安雷本《我们不要相爱》因为我样刊丢失补印的关系,多印了一点,也可以拍,价格和去年都是一样的是30RMB。

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评论/私信询问我,感谢支持!

*旧剑第一人称,很奇怪的梅林旧剑


那是个漂亮的女人。


和我以往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她身上带着一股特有的气质,好像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就会像传说中的女妖塞壬一样把我的魂魄夺去。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她的发色也好瞳色也好,都应该用天使降临来形容。奇怪的是,她从未同我说过话,我们两个人处在同一个电梯的空间里,却安静得好像两个人都不存在。时间久了,我甚至有些希望她能抬起眼睛看我一眼。她住得应该离我家很近,因为结束通勤回家的电梯上,我时常能看到她,多半是同一栋楼的邻居。但更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她按下哪一层的电梯按钮。这个漂亮女人的身上布满着谜团。


那晚做完的时候我把这些奇怪的疑...

【胜出】临时演员

临时演员

温顾

  

——收录于胜出合志《IMMORTAL》

  

  今年的雨季来得太早。

  绿谷出久清楚地记得他进剧组的那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那天早上他起来时天就是阴沉沉地,等他的两个年轻助理几次迷路之后终于找到了他窝居的老旧公寓,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了。他拖着一只行李箱好不容易地爬下楼梯,两个助理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绿谷出久只得在把行李箱放进车子后备箱之后又弯下腰道了好几次歉。

  保姆车里安静地像是在演黑白默片,在高速路上疾驰了大半天,到影视城已经接近傍晚。他随着助理从保姆车里下来,自己打了把只能容纳一人的伞,冲进剧组租下来已经做好布景的片场,到底还是一身湿透。...

【轰出】私はピアノ

私はピアノ

BY 温顾


——收录于轰出合志《ECHO》


绿谷出久敲了敲Jeep牧马人越野车的驾驶座那儿的车窗。

暗色的车窗看得不太清晰,但他透过那层隔断,还是能一眼辨认出来那里面坐着的是个长得很帅的男人。他害怕里面的人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他手仍旧抬着,保持着刚才敲窗的姿势,用唇语问:“HOT ICE君?”

炽热冰块,实在是个有些搞笑的名字。之前在线上看到这个ID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个文艺女青年,结果后来聊了几句,才知道是个男青年。HOT ICE在车窗里向他点了点头,绿谷出久会意地往后跳了一步,HOT ICE才得以打开驾驶座的车门的同时不让车门打到他...

【爆轰】成人世界(01)

WARNING:爆豪胜己×轰焦冻,很不科学的男男生子,不要考虑细节,有点肉的搞笑雷雷大纲文。


出了高中这道铁栏杆,爆豪胜己就好像彻底挣脱了束缚,他考的学校不在本地,天高皇帝远,爆豪光己也管不到他。猛兽被关久了再放出来的后果是很可怕的,轰焦冻就切身体会了一把这种可怕。

他们俩大学念得是同一所,小情侣名正言顺地在学校后门附近找了个公寓合租——或者应该用同居这个词更适合些。

从搬进去的那天开始,轰焦冻就觉得自己的睡眠质量大大下降。

这是热恋独有的烦恼。


【外链:戳我


轰焦冻都快痛抽了,他脚趾动了动,猛地一脚把爆豪胜己踹下了床。

眼泪都掉出来。

“说了...

【原耽】渣攻日记02

何雀云和赖峻大学时是室友,他们寝室本来是个四人间,除了他们俩以外还有一个大四的学长和一个同届不同系的同学,那学长也就在他们刚搬进来的时候露了个脸,等他们开始军训之后便没怎么见过学长的人影了——那学长早早找好了实习,大四大半年都是出去实习的,也就快毕业那会儿回宿舍住了一周,毕业了之后东西清了空,四人间变成了个三人间,竟然也没再添新人进来。

那个同届不同系的同学姓王名冯,赖峻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汪峰,取了谐音。王冯还真有一副好嗓子,还会弹吉他,情人节的时候就和其他人一起去女生宿舍楼下唱歌。但因为不同系,课的时间不一样,王冯和他们俩见面的时间没那么多,一年下来,赖峻也就和何雀云最熟络了。

何雀云和赖...

随笔-健康与我的初中生活

健康与我的初中生活


2018年9月12日 阴天


有多久没写过这种小学生一样的随笔呢?大概有六七年了。本想找找青春的手写感,但拿了只万把块的万宝龙笔在本子上写了三句,便被自己狗爬一样的中文字丑得狗眼瞎了,还是开了电脑打字罢。用笔写字是需要氛围的,至少对我这种没耐心字又难看的人而言。小学时候应该好好练钢笔字的,这样的话可能现在的字也不会那么丑了。

我每天至少有一个小时是坐在电脑前面打字的。稿子多或者兴致高的时候,可能一连会在电脑前面坐个十个小时多,熬夜和食宿作息不稳定导致的亚健康,也是近两年才浮现出来的。我经常换键盘,导致家里现在少说也有两位数的外接...

这数字好吉利 感谢感谢 搞个抽奖
评论区抽一个粉丝妹妹送一支MAC的Chili口红 再抽一个粉丝妹妹随机送一本自家的藏书 这周日开奖
评论几句想对我说的话吧 OVO 爱你们

【原耽】渣攻日记01

“你觉得我是个渣攻不?”

何雀云接到赖峻的电话时早就已经洗白白躺床上了,电话那头赖峻一阵带着酒气话都说不清楚地牢骚,把他硬生生从床上给撵下来了,结果开着车好不容易从他四环的房子开到后海的酒吧街。赖峻其实也没有那么醉,就是趁着酒气和他发酒疯说胡话,要说他真有几分醉还真不好说。

何雀云脾气都没了,说祖宗回去睡觉我求你了安分点。

结果就听到赖峻冷不丁来了这么句。

“你倒是说啊,我是个渣攻不?”

“你脑子被门夹了?”何雀云拍了下赖峻的脸,赖峻的脸本身就因为酒气上头有些红,被他拍了下好像更红了。

“滚蛋,”赖峻嘟嘟囔囔,还是在何雀云的搀扶之下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我认真的。”

“我知道你认真...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