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三)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金的适应能力还不错,就算是吊车尾的成绩,也还是保住了学籍,三年时间一晃而过,格瑞和金的室友生活相安无事,凹凸军校在三年级生学期结束的时候给他们办了个成年礼的晚宴。


  凹凸军校虽然是军校,不过孩子长大了,该解禁的也还是解禁了,那天晚上金大吃大喝,把啤酒当水灌,醉得乱说胡话,被同学嘲笑了半晌之后终于被看不下去的格瑞半拖半架着带回了寝室。


  格瑞把金塞进浴缸里,拿着花洒试了试水温之后轻柔地给金洗了头发。金昏昏沉沉地躺在浴缸,格瑞给他洗头洗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抬起头来问格瑞:“格瑞,你现在还在长身高吗?”


  “嗯。”格瑞不知道金问这个问题是想干什么,他点了点头,又拍了拍金的背脊,让他换个姿势,好让自己给他冲背。


  “我感觉我好久没有长个了啊,”金喃喃自语着,“这是不是也有你是Alpha而我是Beta的关系啊?”


  格瑞沉默了会儿,手上又重新动作起来,把肥皂泡沫均匀地涂抹在金的背脊上:“别多想,洗完澡赶紧去睡觉。”


  金略有些不满,但他现在的确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思考能力几乎降至低谷,他仰着脑袋向格瑞说了一声“好吧”,坐在浴缸里哼哼唧唧不成调的歌。




  军校的暑假时间很短,金在家里还没过几天舒服日子,就收拾东西回了学校,第四个学年一开始上来就是升级版的训练课程,成年之后要接受的训练不仅有校内的,还有校外的训练,他们是陆军属的,野外生存训练成为了他们的第一项课程。


  他们的野外生存训练是两两组合的。巧合到不行的巧合,金和格瑞恰好分在了一组。


  他们班的训练地点是西南部的一个密林,从未被开发过,纯正的野生森林,不同组别有不同的行进方向,在两天之内到指定的地方集合。对于森林中有可能遇到的危险,老师也一一做了说明,如果遇到特别危急的情况,可以放发配给他们的包里的信号灯呼救,但那样做的后果是生存训练的成绩为0。


  领了他们组方向的卡片的格瑞回来就看到金一脸复杂愣在原地的样子,疑惑地拍了拍他的肩。


  “格瑞,老师刚才列的那一堆生物,万一我们遇到毒蛇怎么办……”


  格瑞想都没想:“在被咬之前,我会打死它。”


  “呼,”金长吁一口气,“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


  “你是要去郊游的小孩吗……”格瑞看着前面一蹦一跳往前跑的金,轻轻笑了笑,上前几步跟在他后面也进了密林里。


  金一口毒奶没奶中,他们没遇到毒蛇,野山猪倒是遇到了一只,黝黑黝黑的,外露的长长尖尖的牙齿一看就能顶死人,金手里握紧的气枪还没按下扳机,格瑞已经抄着军刀三下五除二地把野山猪的脚给砍伤了,保持不了平衡的野山猪愤怒地发出“呼呼呼”的粗重气喘声,往后退了两步就加速冲到格瑞面前,往他肚子附近顶过来。


  “格瑞!”金急得惊叫起来。


  格瑞从腰间的佩带里抽出另一把更长更利的军刀,另一只手往后一拢:“我没事,你别过来!”


  只见他一个后退,在避开野山猪用脑袋和牙齿的冲击之际,军刀已经从山猪下颚穿刺进去,带出一片血花。


  “好厉害……”金眨了眨眼睛,看到野山猪倒地的同时也注意到了格瑞捂住了腰侧,“格瑞,你受伤了吗?”


  “……”


  格瑞没否认。就算刚才他速度够快往后方躲避,野山猪尖利的牙齿还是刺破了他的迷彩服,在腰侧留下了一道血痕。




  天际暗下来的时候他们在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歇脚,格瑞腰侧的伤已经被金用布条包扎起来,他们生了火,折了树枝条架了个架子,把刚才打死的野山猪去了皮,锋利的大军刀惨成为砍猪刀。格瑞又把野猪分成几块在火上烤熟了,率先分给金吃。


  毕竟是野外,条件没那么好,烤野猪肉没有调料,咂巴咂巴都是一股腥气,万幸的是,在这种荒郊野岭里,这的确也算得上是绝顶的美食了,金没有多抱怨,吃完之后自然地晾着格瑞,一个人收拾完了残局。


  生的火太旺盛反而会引来夜间的野兽,格瑞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把火堆重新整顿了一下,只留了一个小火苗,够照亮他们面前的一方地。


  金体谅格瑞今天打猎了一只野山猪,还受了伤,理应多休息休息,自告奋勇地说他来守夜,格瑞无处吐槽,眯着眼半睡半醒地歇了会儿,就感觉到自己肩上一沉。


  他睁开眼睛,金闭着眼睛靠在他肩侧。


  格瑞叹了口气。


  “啊,怎么了?”金听到格瑞的一声叹息,刚刚睡着又被惊醒,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后半夜我来守夜。”格瑞说着,把金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你靠着我睡一会儿吧。”


  金一开始还想坚持一下,无奈格瑞刚说完他就一脸打了四个哈欠,他有些尴尬,困意实在是难以抵挡,平时在学校里训练时到点了格瑞就把他扔到床上让他睡觉,现在生物钟调不过来,有一部分也是格瑞的责任。


  “格瑞,你真好。”金头脑袋一歪,大半身体的重量都靠到倚着树干的格瑞身上。


  树枝燃烧的时候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格瑞听着树林里静谧下的昆虫叫,他的青梅竹马正全盘信任地靠在他身上睡得正熟,格瑞偏过头,看着金的一张包子脸被一点点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大半,暖黄色将他本就精致的五官衬得更加柔和。


  三年的时间,足够格瑞意识到他喜欢金的事实了。只是对方把他当成是最好的朋友,他现在还没有勇气直白地告诉金,把他们现在这种稳定的关系给破坏掉。


  格瑞犹豫了半晌,心理挣扎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他凑上去,在金的额头上印了一个亲吻。



TBC




评论(16)
热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