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四)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凌晨天微微亮,气温降到谷底,金在睡梦中打了喷嚏,手伸上来摸了摸鼻子下面的海绵体,又打了个喷嚏,硬是彻底清醒了。


  “你醒了。”


  格瑞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金睁着惺忪的睡眼,昨夜生的火已经灭了,只剩下一点焦黑的木屑,格瑞迷彩服的外套披在金的身上,他自己则只穿了里衣。


  金清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格瑞的里衣掀起来——


  “啊,还好伤口已经结痂了。”金松了一口气,才注意到身上披着比他大了两号的外套,慌忙把那件外套脱下来罩在格瑞肩头,他声音有些急促,是真心为格瑞感到担心,“你昨天才刚受伤了,要是还着凉了怎么办啊。”


  “你昨晚睡着之后一直在哆嗦的样子……”格瑞喃喃着,一手扣在金的脑袋上,把他一头金毛都揉乱,“再说了,Alpha的身体素质没你想象的那么差。”


  “Alpha啊……”金愣了愣,捏紧了格瑞的衣角。


  “怎么了?”格瑞下意识回问,脑子里马上意识到金或许是在因为性别的不同而产生了落差:虽然金在他面前从来没有提过这个话题。若是小时候还好说一些,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凹凸军校的学生又大多都是Alpha,无论是身体技能、应变能力,金渐渐就稍显逊色了。格瑞低声说了声“抱歉”,很快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金又往下拉了一分。


  “格瑞,你以后会和Omega结合吗?”金想了想,抬起头来,话音飞快地问着格瑞。他兴许是太想知道格瑞的答案,整个人都快扒到格瑞胸口上去了。


  “为什么这么问?”格瑞皱了皱眉头。


  “格瑞的基因应该很强吧,就算在学校里这么多的Alpha里面也很厉害啊,”金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肯定会找个基因也相当的Omega结合的吧?”


  “我不会的。”格瑞盖在金脑袋上的手轻轻拍了拍他蓬松的头发。


  “为什么?”金不解。


  格瑞看着青梅竹马好像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清澈表情,败下阵来,他叹了口气:“……你以后就知道了。”


  要说原因的话,当然是因为他喜欢金。他怎么可能再找别的Omega结合啊,金这个笨蛋!


  “赶紧起来吧,要赶路了。”


  金松开格瑞的外套衣角,点了点头要站起来,哪里想到蜷着腿坐在地上睡了一宿,腿早就酸软乏力。


  他“碰”地一个失重撞在树干上。


  格瑞扣好外套的纽扣,转过头来时就看到金捂着脸颊眼冒金星的样子。

    



  格瑞和金到集合的地点的时候,已经有一半的小组在他们之前到达了。男生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聊八卦,金冲上去扎进一堆里,格瑞没拦着他,他几乎整夜没睡,又加上体力消耗和失血,没什么精神。


  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又恰好在青春期的年纪,有时候会讨论一些只可意会的话题,也的确在情理之中。


  “你们在聊什么啊!”金把脑袋探进同班几个同学围成的圈里,好奇地问道。


  “啊,是金啊,你和格瑞比我们想象中地要晚一些才到啊,我还以为有格瑞在,你们会是第一个到的组呢。”一个黑发的Alpha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边上的空地,示意金坐过去。


  “说起来,金是Beta吧?”黑毛边上盘着腿坐姿很不良的是个一头龟毛绿的Alpha,他支着脑袋想了半晌之后神秘兮兮地凑近来一些说,“上次听比我们高三届的已经毕业了的学姐说,我们学校以前还有过男Omega以学年第一位的成绩毕业的。”


  “卧槽,真的假的……牛逼……”


  “真的啊,骗你干吗。”龟毛绿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说,“不过那个学长好像是刚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被Alpha标记了。”


  “Omega获得学年第一位是什么样的水平啊?”好奇宝宝金摇头晃脑地问。


  “嗯……金是不是没有接触过很多Omega?”黑毛想了想,继续解释道,“金你自己是Beta,应该已经可以察觉到和Alpha之间体力之间的差距了吧?Omega的话,大概要比你和格瑞的实力差还要大上两倍。不过这只是大多数的情况啦,那个学长大概就是特例中的特例了吧。”


  金似懂非懂:“诶……这样啊。”


  “而且像金这样反而很好啊。”龟毛绿凑上来添了一句,“Beta不会有发情期,怀孕率也很低,能省很多方便吧?”


  “啊?什么方便?”金满脸黑人问号。


  黑毛用下巴指指靠在边上闭着眼睛歇息的格瑞,脸上的笑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猥琐的气息:“你和格瑞啊。”


  不是装的,金是真的不知道龟毛绿和黑毛到底在暗指着什么:“这关格瑞什么事?”


  龟毛绿一脸吃惊:“真的假的……你和格瑞难道还没有那啥么?”


  “???”金脑袋上的问号又多了几个,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问道,“你们Alpha也会有发情期吗?”


  他虽然听说过Omega会有发情期,不过他没想到Alpha也会有发情期。


  “当然会有啊,”黑毛叹了口气,“不过在凹凸军校里,真到发情期了也没办法解决吧,幸好Alpha的发情期频率不高,真有那时候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一下,也差不多能解决了。”


  “那格瑞也会有啊。”金喃喃自语。


  “格瑞?”坐在金身边的黑毛听到金提格瑞,笑了笑,“你在想格瑞到了发情期怎么办?”


  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黑毛眼珠子转了转,他想了想,金那双天空一样清澈的眸瞳里从未染上过一丝一毫的浑浊,黑毛斟酌着究竟要不要告诉金的时候,冷不丁地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意,他转过头去,看到格瑞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一脸比以往还要更为冷峻的表情,瞪着他的眼睛里都快要结冰。


  “嘛,真有那时候的话,你就主动和格瑞说你能帮他忙就行了。”黑毛头皮发麻,嘴皮子嗡动着飞速地说道,“那家伙对你可护着了。”


  “哦哦哦!”金握紧拳头,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好了好了,格瑞往我们这里看了,他应该是在叫你过去吧?”黑毛拍了拍金的背,看到金站起来往格瑞歇息的树荫下走之后才叹了口气,向他一边的龟毛绿说道,“格瑞那家伙还能不能行啊,我还以为他和金早就是一对了。”


  龟毛绿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TBC



我来了!!!!!



评论(34)
热度(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