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五)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尽管知道了格瑞也会有发情期这回事,但金一直到五年级中段考过了之后才迎来对格瑞说“我可以帮你”的机会。那次他们班子里去边境执行一个巡查任务,出发前倒数第二天的时候,保健科的老师百年难得一见地出现在了教室里,然后给所有Alpha的学生发了抗Omega信息素影响的Alpha专用抑制剂。


  金因为是Beta,本来就不容易受到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的影响,保健科那个一脸邋遢的老师就没给他发。


  他们当天在食堂里吃了饭,南国风味的咖喱鸡饭,金觉得好吃,吃完了一盘之后又去窗口求食堂大叔给他加两勺,掌勺的食堂大叔一边念叨着“看你吃那么多都不见你长肉长身高的,大叔我真的是很心塞啊”,一边还是给金添了饭。


  没控制住食欲的后果就是他当晚吃太撑,回到宿舍之后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胃里一直在消化,发出一点咕噜噜的微妙声音。


  他看了半晌天花板,又转了个身去看格瑞,格瑞还没睡,开了盏小夜灯在床头看军事理论,也不见他看厌,反正金一看到军事理论的教科书和练习题就头大,他宁可去十公里负重跑,都不要背军事理论。


  “格瑞,那个保健老师大邋遢给你们发的抑制剂是干什么用的啊?”金盯着格瑞认真看书的侧脸半天,头靠在枕头上,问他。


  “防止Alpha因为Omega信息素或者一些其他的外界原因进入发情期——那对战力会是很大的损失。”格瑞翻过一页书,不咸不淡地回答金。


  “你有没有因为Omega的信息素发情过啊,格瑞?”金想了会儿,又问。


  格瑞一脸无可奈何地放下了书:“金,我首先问你,你在凹凸军校里能找出几个Omega来?”


  “哦……你说的也是哦!”金恍然大悟,又紧跟着问,“不过放假的时候你也能遇到Omega吧,伯母之前不是也说起过我们家边上两个街区那边有个Omega小姐姐今年想找个Alpha结合嘛。”


  “我怎么觉得你之前就问过我这种白痴问题?”


  “有吗?”金觉得自己可能失忆了。


  “你去年的时候问过我会不会和Omega结合,我记得我很清楚地告诉你了,‘我不会的’。”格瑞一脸严肃。


  金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勉强抓住一点记忆的线索,他嘟着嘴唇又说道:“我就是做个假设啊,如果遇到你中意的Omega的话,会发情也是正常的吧?”


  “……”格瑞没有回答他。


  “啊,不过!”金一拳头捶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


  “不过什么?”格瑞的声音不怎么愉悦。


  金笑了笑:“不过如果格瑞和Omega结合了的话,我可能会有点难过吧。”


  格瑞愣了愣,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金,你知道你说这话是在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金歪了歪脑袋。


  格瑞把厚厚的一本军事理论放在了枕头边,下了床三两步走到金的床边,他坐在金的床头,用手摸了摸金的脸颊。


  “这样的触摸你排斥吗?”格瑞问。


  “不会啊,为什么这么问?”金扬起脸,不太理解格瑞的重点,格瑞的皮肤冰冰凉凉的,贴在他脸上到还有点舒服,金不自主像是小动物似的蹭了蹭格瑞的手心。


  “那这样呢?”


  “怎么——”金的“样”字还没说出口,格瑞的脸猛地在他视线里放大,金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格瑞的嘴唇正和他的紧紧相贴着,把他的话都堵了回去。


  “你讨厌吗,和我接吻。”格瑞没有深入,只是简单地唇碰唇,蜻蜓点水地后撤开来,他看着金开口询问,声音轻轻的,在静谧的房间里却像异常清晰,掷地有声。


  宿舍里开着的小夜灯在格瑞背后发出暖黄色的光,尽管光线不强,又是逆光,但金还是能看到格瑞有些紧张的表情。咦,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格瑞现在是在紧张呢,明明光看表情的话格瑞好像还是以往那样一副不动波澜的样子。


  金眨了眨眼睛,细长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样忽闪一下。


  “我……不讨厌。”金下意识伸手摸上自己的嘴唇,好像格瑞刚才贴在他嘴唇上的感觉还残留着一样,“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啊,格瑞。”


  “你刚才说的话。”格瑞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果我和Omega结合,你会难过,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我就是那么觉得的嘛!”金拉住格瑞的衣角,着急得辩解着,“不过这也不是说不让你和Omega结合……你知道伯母一直想要你毕业之后和Omega结合,然后让她早点抱上小孩的,总不可能因为我一己之愿就……”


  “那你想让我和Omega结合,结婚,然后生育一个小孩?”格瑞一针见血,语气有些重且生硬。要知道他现在心脏都跳得快扑出胸口了,金向来有些天然呆,还后知后觉,如果金对他真的不只是青梅竹马的感情的话,他也没有理由再一直忍耐下去,和对方保持着这样恰到好处的“友人”关系了。


  金沉默了,他稍稍低下头,微长的刘海盖住他的那双璀璨如蓝色坦桑石一样的眼睛,格瑞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不想。”过了好久,金终于抬头,用一种格瑞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看着他,斩钉截铁地说。


  格瑞猛地把金扯进怀里。


  “怎么了啊,格瑞。”金有些疑惑于格瑞的反常,他把脑袋搁在格瑞的肩窝上,柔声问。


  格瑞的声音有些闷闷的:“金,你知道吗,你比你想象中的要喜欢我。”


  “诶——?!”



TBC


为瑞金送上一首《告白气球》


评论(46)
热度(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