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六)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那天金一夜没睡着。


  他本来是那种就算在野外训练也能睡成猪一样雷打不动的类型,这天却破天荒地失眠了,格瑞说的那些话反复地在脑海里像是ppt一样黑底白字地飘过。


  “金,你知道吗,你比你想象中的要喜欢我。”


  他当然喜欢格瑞,不然也不可能从开始就一直黏在格瑞屁股后头,就算他们小时候也吵过架,交情还是很深,格瑞对他来说绝对不是简单的青梅竹马,或者说是更深一点的羁绊也不为过。


  等等,更深一点的……那是什么感情?


  难道就跟格瑞说的那样,他喜欢格瑞,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金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就算真的有那种爱意,也肯定是没有自觉的,这点毋庸置疑。不过,如果他和格瑞在一起,伯母肯定会很难过的吧。格瑞他妈对格瑞的要求很高,就算格瑞在最叛逆时期,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格瑞的管教,尽管她并未亲历亲为照顾过格瑞的生活起居,格瑞很小的时候就会自己做饭洗衣了,后来金发现了,大多时候会让格瑞到他家去吃晚饭,多添一双筷子的事,而且他妈也乐在其中。


  虽然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金一直叫格瑞的妈妈叫作“伯母”,但他对这个伯母的影响仅仅停留在“经常不在家”“很严厉”“长得很好看的阿姨”这几个里。伯母似乎不怎么喜欢他,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周末,他去找格瑞打篮球,那天伯母正好在家,看他拿着个篮球敲门的时候,面色不怎么好看,还没等格瑞从房间里出来,伯母就用“格瑞还要学习,他最近成绩有点下滑”的理由拒绝了金的邀请。


  金在床上高枕难眠,却又不敢翻身,格瑞在他对床上睡着,背对着他,听他平稳的呼吸声金还是推断格瑞已经熟睡了。格瑞很浅眠,在睡眠中的警惕性很高,他翻身的声音就足以吵醒格瑞了,这几年的宿舍生活让他已经摸清楚了格瑞的一些习惯,他刚入学的时候睡相不好,睡着了之后经常乱动,掉下军用床也是家常便饭,后来他发现每次他有点动静之后就会吵醒格瑞,后来自己渐渐地收敛了些,现在他自己睡觉也不太翻身了。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他会因为格瑞的习惯改变自己,那格瑞又为他做了多少改变?金绞尽脑汁地想,也还理不出个头绪来。


  他在清醒下迎来了天明,第二天格瑞起床的时候他反而有了困意,因为是出发的前一天,班里没有什么课,难得的一天休息让他们打包行李。


  金这会儿反而犯困了,他蔫蔫地回了格瑞的“早安”,然后把脸朝下地埋进枕头里,混淆不知地睡了过去。



 

  格瑞其实昨晚也睡得不好,他醒了很多次,光听金的呼吸声他就知道对方没睡着了,他太熟悉金了,自责的情绪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掩埋起来。


  他是不是不该和金说那些话的,或许他一辈子都不应该和金坦白,金就应该永远都是那副纯净的样子,他唯恐自己的那些私心让金感到为难,又或许金会因为顾及他们之间青梅竹马的关系,和他在一起,那样的结果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先踏出一步的人就是输家,他不应该让金知道的。格瑞心情很复杂,像是打翻了调味罐一样五味陈杂,左右不是滋味,他暗自叹了口气,总算熬到天亮,起床洗漱完了之后回来就看到金竟然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被子一点都没盖在身上不说,整个脑袋都埋在枕头里,也不怕呼吸不畅,格瑞轻手轻脚地把酣睡的金翻了个身,安安稳稳地盖上被子,做完这一切,他才从床底下拿出来两个军用迷彩背包,把金的率先收拾好了,才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他克制自己收拾东西的声音尽可能地轻,好让金睡一觉。金缩在床垫里闭着眼睛熟睡的样子很平静,鼻子因为呼吸而微微翕动着。他的脸型还有些稚气未脱,好像从以前开始就没有长大一样。


  格瑞觉得自己的喜欢就像是即将到达倒计时最后时限的定时炸弹,他怕他等不到金做好准备,就会忍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当然,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他可能就真的没有脸面再出现在金面前了。


  那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而且,如果,如果说金那时候也恰恰好发现他喜欢自己的话……痛苦会变成两倍。


  格瑞泄气似的坐到地板上,他看着金恬静的睡颜,竟然头一次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继续行进下去,如果感情的事情能和战斗一样,只要他留有一口气就还有希望就好了。


  可能因为对象是金,对他来说,最特别的一个存在,他才会那么不知所措吧。


  格瑞这么想。

 



  格瑞和金到G市和M国边界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金之前忘记仔细看他们巡查内容的文书,在火车上上下正反地看了个遍,正好把火车上的时间也消遣完了,就算是粗心如他,也还是察觉到这份文书和他们以往的任务指令书有些不太一样,他偷偷问格瑞:


  “上头是不是要搞个什么大新闻?”


  金直觉格瑞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


  “嗯……详细的等我们到驻扎的地方我再跟你讲,火车上不方便说。”格瑞沉思了一会儿,这么跟金说。


  金抬头看了看周边,他们特种兵的火车票是硬卧,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别的人在同一个车厢,确实不怎么好谈论一些敏感的话题,他向格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在自己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可爱地紧。


  不过格瑞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果然巡查只是做个表面样子,又加上之前保健科老师来给全班的Alpha发抑制剂,“不对劲”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思维空间。


  等到了驻扎的地点,当晚他们睡在营地的帐篷里,格瑞才跟他讲:“其实这次我们来这边巡查,目的是为了歼灭一只从M国非法生产并高价销售致幻剂的走私团伙。”


  “致幻剂?”金脸色一变,尽管他并不知道究竟是哪种致幻剂,能让上级这么隐秘且紧张地派遣他们行动,但光“致幻剂”这个名字,就不难猜得出来是多糟糕的东西了。


  “上面瞒着是因为……首都有钱有权的上流人士的圈子里,这东西流传地很广。”格瑞跟他解释着,他皱着眉头,表情也不怎么好看,“这种致幻剂对Omega的影响是致命的,只要染上这种致幻剂,Omega一辈子都没法摆脱了。”


  “他们拿致幻剂作为条件,变相人口买卖,卖的‘产品’就是Omega。”


  “……毫无人性!”金低声啐了一句。


  格瑞对他有时候保护过剩,也不是个好事,其实他们同一年级的同学,对现今的基本政局和军部的人员分配都已经了如指掌了,也就知道哪些人是不能惹的,哪些人是有背景的。


  金基本和那种圈子绝缘,也就格瑞偶尔和他提点一些,他自认不会和那些人扯上关系,对格瑞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算有时间也就绞尽脑汁地背那些难背得要死考试还特别需要变通的理论了,他体能上面拼不过Alpha,只能努力让学习成绩维持在中游。


  “那个你叫他‘大邋遢’的保健科老师,别看他那样,他研发抑制剂也是在全国最前沿的水准。不过他的重心主要还是在Omega用的抑制剂方面。这两年致幻剂开始流行起来之后他就着手开始制作能够阻止致幻剂对Omega的身体产生影响的药剂,好像还没有什么进展。”格瑞又说。


  “啊,对了,那个抗Omega信息素影响的Alpha用抑制剂,你吃了没有啊?”金听到他提起这个,大叫一声,问格瑞。


  “还没有,怎么了?”格瑞疑惑。


  金纠结了一小会儿,和格瑞坦白:“我是说,如果你真的出现发情期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的。听龟毛绿他们说,Alpha用的抑制剂会对身体有很大的损伤……”


  “……你认真的吗,金。”格瑞沉默了好久,才继续说道,“这不是什么有趣的玩笑。”


  “我是认真的。”金转过身来,帐篷里他和格瑞贴得极紧,“我仔细想过了,格瑞。”


  “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他说。




TBC



五三会出本嗒,下周发本宣~



评论(22)
热度(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