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七)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他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开始行动,正巧是个下雨的深夜,倾盆大雨和呼啸的风声掩盖住他们的脚步声,在G市和M国交界的丛林里暗藏着一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厂房,实际上却是大量生产致幻剂的原始工厂,乍一看没什么戒备,先锋小队比中队和后备都要行进地快很多,金可以听到通讯器那头呼啦啦的风声。


  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这处最大的致幻剂制造地的防守不怎么森严,又因为在深夜时分,只有少些M国长相的雇佣兵坐在厂房门口打瞌睡。


  格瑞等人在的先锋小队没多花太多功夫就把雇佣兵给击昏了,格瑞躲在一个隐蔽处,向同样做好准备的同僚比了个手势。


  开始行动。



  

  嫌疑人全部活捉,这是上级给他们先锋小队的直接命令,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真枪实弹,格瑞的任务是负责收集致幻剂的样品,并销毁生产装置,捕获嫌疑人的活都分配给了同僚。他见先锋小队的几位Alpha已经压制住了在生产装置附近的嫌疑犯之后,当机立断地带上手套,用加厚的塑封袋装了一小袋致幻剂的成品,封号塑封袋之后才将整套装置和厂房的关键位置都装上了定时炸弹。


  他做完这些,又比了个手势,让在他们这一间厂房里的人携着嫌疑犯尽快撤退。


  龟毛绿在这时却急切地冲进来,也不顾这时候大喊可能会将不必要的人引来的风险,他提醒正在厂房内的所有Alpha:


  “在侧门那边的房间发现了近十个Omega,有四个都已经进入发情期了!”


  也许是因为下雨的关系,Omega发情期时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并没有那么快传达到这里。格瑞听到这里,脸色一僵,他问龟毛绿:“你有多的抑制剂吗?”


  “我刚才自己全吃了,该死的,你知道四个发情期的Omega的信息素有多可怕吗?要是我没忍住标记了任何一个,我回去会直接被开除军籍不说,还指不定要有什么刑罚要等着我呢。”


  “……你能把那些Omega安全带离吗。带回营地,随行军医肯定有Omega抑制剂和镇静剂一类的药物,给他们注射。”格瑞想了想,咬着唇又说道,“不行,你一个人的话来不及……定时炸弹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而刚才我已经将他们都启动了。”


  “好,你跟我来!”龟毛绿眉头一皱,脚下已经飞快地跑起来。


  侧边的房子里像是个牢笼似的,尽管门锁着,Omega发情期时浓郁而猛烈的信息素几乎要将格瑞吞没,他强忍着本能的冲动,掏出枪带里的手枪,在门锁上“砰”地开了一枪。门锁应声而开,龟毛绿率先冲进去。


  “我们是本国的军人,来救你们的。这里马上就要被炸毁了,时间不多了,跟着我们一起走,或是被炸飞在这里,你们自己做选择。”龟毛绿看了一眼手表,急哄哄地吼道。


  能站起来的Omega都顺从地跟在龟毛绿背后出了房门,刚才顺路被龟毛绿叫来的另外一个特种兵领着他们向营地的方向逃离,剩下的四个已经进入发情期了的Omega,大约是被用作实践致幻剂的可怜孩子,格瑞背起其中一个,又横抱起另一个,示意龟毛绿如法炮制。


  他们带着四个Omega离开厂房的三分钟后,背后传来了轰然的爆炸声,漫天的火光将半边天都照亮。




  金是后备小队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只需要留在营地附近待命就可以。爆炸声响起的时候他心里一声咯噔,心跳骤然加快了,虽说他应该相信以格瑞的能力不会有问题的,但他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万幸的是,格瑞没有让他等太久,格瑞的身影出现在金的视线里的时候他几乎就差要一跃三尺高蹦到格瑞身上去了——当然,他没法那么做,格瑞双臂抱着一个女孩子,背后还驼着另一个男孩子,带着两个人的体重跑到营地过来,显然不会是件轻松的事。


  “金,来帮我一下。”格瑞看到金走到他身边,将横抱着的女孩子放下地来,让金扶住她。


  “她这是怎么了?”金赶紧搀扶住女孩子软软的身体,看她喘息不止像是要窒息似的痛苦表情,问格瑞。


  格瑞的神经已经被Omega发情期时的信息素刺激地快到极限了,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金作为Beta,并不能察觉到Alpha或是Omega的信息素。


  “她,还有我背上这个,以及老龟带着的那两个,都是被囚禁在那个厂房边上的人质Omega,八成是做成试验品或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销售品’的Omega,这四个人已经受致幻剂影响,进入完全发情期了。”格瑞一口气说完,喘了口气,艰难地有说了一句,“赶紧带他们去军医那里。”


  “好!”金点点头,半拖半搀着女孩,和格瑞一起往军医的营帐走。


  情况太紧急,军医最下策只能给四个发情了的Omega注射抑制剂,又打了镇静剂,才将四个人的状态稳定下来。金和格瑞回到他们自己的帐篷,金长舒了一口气,下意识想去触碰格瑞的手。


  他握紧格瑞的手掌的那一瞬间才意识到不对劲。


  “格瑞,你的手心怎么这么多汗,好烫……”金抬头看了一眼格瑞在微弱的光下的眼睛,对方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眉心紧蹙着,好像是在忍耐着极大的痛楚似的。


  格瑞没有回答他,额颊的汗珠大滴大滴地淌下来,呼吸的声音也很急促。金脑袋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格瑞,你该不会,没有吃之前那个保健科的邋遢大王老师给你的抑制剂吧?Omega的信息素让你也进入发情期了?!”


  “谁知道会有四个发情了的Omega,光是一片抑制剂的剂量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该死,金,我现在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你今天要不要和后备的其他Beta去睡一晚上吧?”


  金沉默了一会儿。


  “……没法控制就没法吧,你为什么不想想,我也是能帮你的忙的呢,格瑞。”


  “我想帮你,我不想看你那么痛苦的样子。”


  “如果只是做那种事就能解决的话,就算对象是我这个Beta,也可以帮到你的吧?”


  格瑞听到这里,理智的弦彻底崩断了,他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最后一次问金:“你知道你这话意味着什么吧。”


  “我知道。”金严肃地向他点点头,解开了他迷彩服的最顶上的一颗扣子。



TBC



要答辩,还要准备毕业的东西,可能这周更新会不太稳定。

五三一共十四章完结,还剩一半了。



评论(33)
热度(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