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丹嘉】CANDY

CANDY


6k粉点文, @Cuukis 的师生啪罗丹嘉,今日份的小作文。



  丹尼尔坐在电脑椅里面喝咖啡,美式,刚煮的——以前教过的本科女生在毕业的时候送他的,后来就一直被他用来煮咖啡了:这不是唯一一个出现在他们实验室里的奇怪物品,在第一实验室的墙壁边上还放着台小冰箱,里面有偶尔会用来做实验的冰块,还有乱七八糟的冷冻食品,冰箱边上的桌子上有台微波炉,酒精喷灯有时候也会被学生用来做菜,第一实验室的门上本来贴的是禁止喝饮料的标识牌,后来被丹尼尔换成了个禁止吃味道很重的食物。


  比如火锅。


  就算丹尼尔不会吃辣,闻到那个味道他也会馋的。


  老实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端端一个正经的电子物理实验室会被学生肆意当成厨房使用,好像是他某一天坐在实验室角落里看Paul Dirac equation和Copenhagen interpertation联系性的一个论文的时候,实验室里莫名其妙里涌入了一打他教的研究生的女孩子,把刚才还在认真记wavepacket collapsing的嘉德罗斯围了个严严实实。


  鬼知道那些疯子一样的女研究生们到底做了什么,总之等丹尼尔看完论文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嘉德罗斯正在就着泡菜吃虾片。


  这什么搭配,吃了真的不会拉肚子吗。丹尼尔惊了,怎么还有这种操作。


  从那天起嘉德罗斯就被那批女研究生们盯上了,就连丹尼尔在理论课上给她们加作业想要抢占她们的课余时间都没用。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嘉德罗斯本来就是从小就一路跳级上来的,17岁就已经读研,闻所未闻,他年纪小,脸上还稚气未脱,可爱得紧,更何况嘉德罗斯本来就不会抗拒美食的诱惑——女孩子们给他带来的小零食都很好吃,厚蛋烧和盐味的夏威夷果一起吃简直是绝配。


  丹尼尔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事态愈演愈烈,最后女研究生们把冰箱微波炉锅子都搬进实验室的时候他再阻拦也来不及了。


  丹尼尔心很累。




  这天他又煮了一壶美式咖啡,有点煮多了,一杯倒满还剩下半杯左右的量,实验室里就剩下嘉德罗斯还在记没完成的实验数据,他想了想,把剩下半杯咖啡倒在了一个小马克杯里,推到嘉德罗斯面前。


  嘉德罗斯抬起一张包子脸,满脸不信任的问号。


  又没投毒,这么防备干什么,只是咖啡而已,咖,啡。丹尼尔被嘉德罗斯的反应搞得哭笑不得。


  包子脸狐疑地看了看马克杯里焦黑色的液体,过了半晌之后才拿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很没形象地喷在了丹尼尔的白大褂上。


  ……苦死了!嘉德罗斯大吼。


  丹尼尔悲丧地看了看自己染上点点咖啡的白大褂,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


  他给嘉德罗斯递了一颗大白兔。


  你又想害我啊?嘉德罗斯瞪他,眼睛里像是有两团小火苗。


  我怎么会害你。丹尼尔失笑,他拨开糖纸,把大白兔奶糖塞进了嘉德罗斯嘴里。


  甜味倒是真的,和刚才那个美式咖啡的苦味比起来,嘉德罗斯简直爱死了大白兔奶糖。他嚼吧嚼吧着,感觉自己两颊被人捏住了。


  你啊,被那些女孩子喂了那么多,还吃了我的糖,胖不死你啊。


  要你管。嘉德罗斯因为咀嚼的动作,以及被丹尼尔的手捏着腮帮子肉,声音很是含糊。


  再吃就真的不让你进实验室了啊。丹尼尔笑眯眯地又在嘉德罗斯脸上捏了捏,果然手感很好,包子脸会受女孩子欢迎也不是没道理的,就连他这个恋爱白痴都对嘉德罗斯的包子脸产生好感了。


  你敢。


  我当然敢啊,这可是我的实验室——不过,你如果饿得话,你可以吃我的糖。只准吃我给你的。丹尼尔从白大褂的口袋里又掏出一把糖,除了刚才的奶糖以外还有夹心软糖,梅子糖,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水果糖。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嘉德罗斯嘴里嘟囔着,视线却忍不住往丹尼尔放在桌子上的糖上瞟。


  他一边反驳着,一边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手,伸向了丹尼尔的糖果。


  他怎么可能拒绝呢?




END




评论(18)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