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丹嘉】实验室二三事

实验室二三事


  ※ @Cuukis 说让我把CANDY多写一点。保过梗来自濑见驰太太身边的真实示例。



  嘉德罗斯第一次上丹尼尔的课,是在入学之后的第二个月,丹尼尔给他们上电磁场和电磁波的Lecture,他之前听同系的同学说这个选修课基本就是划划水,只要随便听听课考试前突击背背就能过了,而且丹尼尔老师人很好,挂科率据说是0%,人称丹保过。


  嘉德罗斯才大一,就已经在学院里很有名气了——那也难怪,年纪这么小的门萨会员,跳了好几年级,才15岁就上了大学了,不可能不引人注目的。


  第一次的Lecture是真的很划水:只简单讲了一些电磁场和电磁波的导论,以及和高中不同的的衔接内容。嘉德罗斯一边转笔,一边坐在讲堂的中间座位上托着腮帮子看下面讲台前的丹尼尔。


  与其用帅来形容,不如说是漂亮吧。虽然用漂亮这个词来描述一个年纪不可能低于28的大学教师会有些奇怪……但丹尼尔的外貌的确很漂亮,嘉德罗斯怔怔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个半小时,都没注意到已经到了快下课的时间。


  “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丹尼尔放完了PPT,笑着问。


  嘉德罗斯举了手。



  

  丹尼尔很早以前就知道嘉德罗斯了,他作为量子物理方面的院士,有时候也会被叫去做初高中生小科学家奖项的评委,之前就曾经间接接触过嘉德罗斯参赛的项目,不过见到真人倒还是第一次,比他想象中地还要可爱一点,可能是因为年纪很小的关系吧?


  丹尼尔喜欢小孩子,特别是桀骜不驯身怀傲气的那种。嘉德罗斯显然就是他喜欢的类型。


  “同学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完的下一刻,就看到讲堂中间位置坐着的一个桔色冲天头发的少年举了手。


  他比了个手势,让嘉德罗斯可以提问。


  “丹尼尔老师是Gay吗?”


  ……?丹尼尔愣了一秒,原来嘉德罗斯是这种性格吗?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虽然直接,但好感果然还是不减,丹尼尔在心理给嘉德罗斯加了两分可爱值,笑眯眯地说:“这不是和课程相关的问题,不予以回答。”


  “好了,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大家可以下课了。”



  

  嘉德罗斯上了两年丹尼尔的选修课,一直到本科最后一年他们细分进修方向之后,才正式和丹尼尔有了近距离的接触——他走的是量子物理方向,丹尼尔是他的导师。嘉德罗斯的毕业论文打算做波包踏缩的相关研究,丹尼尔作为他的导师,除了要给他提出指导意见之外,给他修改毕业论文也是分内的事情。


  那天嘉德罗斯收集完一组数据,时间已经很晚了,实验室已经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嘉德罗斯关了第一实验室的灯,走出来锁了门之后才发现隔壁的办公室灯还亮着。


  他扒着办公室的门往里面看了一眼,丹尼尔在里面看书,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比平时上课的时候看起来还要沉稳些。


  “你还没有走啊?”丹尼尔注意到嘉德罗斯站在门口,想了想,放下了他的书,从抽屉里拿出他的车钥匙,“天很晚了,地铁都停了吧,我开车送你回去吧,你家住在哪里?”


  “LSG路那边……”嘉德罗斯说着,就看到丹尼尔从电脑椅上站起来,提着电脑包出来锁了办公室的门。


  他没拒绝丹尼尔的邀请,反而还有点开心地坐上了丹尼尔的玛莎拉蒂。


  “丹尼尔老师,我大一的时候问你是不是Gay,那时候是在课上,你说不能回答我,那现在在非课间,又不在学校里,你应该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了吧?”嘉德罗斯坐在副驾驶上,抱着他的小书包,问。


  丹尼尔上半身倾过来,拉过安全带给嘉德罗斯扣上,他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一双金色的眼睛,嘉德罗斯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我是啊。”丹尼尔坦诚地说。


  “丹尼尔老师现在有男朋友吗?”嘉德罗斯趁丹尼尔还没有退回去,拽着丹尼尔的手腕,急急地问。


  嘉德罗斯虽然年纪小,力气倒不小,丹尼尔发现嘉德罗斯握着他手腕的手指收得很紧,紧到他都有些隐隐的疼痛,他摇摇头:“没有。”


  “那……我能和丹尼尔老师交往吗?”


  丹尼尔还是抽离了自己的手,他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脑袋。


  “嘛,等你成年再说吧。”







maybe有后续,不知道。


评论(11)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