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十二)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金不知道秋之后和丹尼尔联络的内容是什么,不过至少秋没有直接去找格瑞真人快打,他松了一口气。


  金把电视频道调到中央五套,看很有夏日风味的女子跳水锦标赛,金一边看一遍剥巴旦木,剥得满手都黏糊糊的,秋跟他做在一张沙发上,但没和他一起看跳水比赛,而是开着电脑噼里啪啦地在打字,在金的印象里,他姐一直很忙,毕业之后进入工作了就基本不怎么看得到她的人影,现在却安安稳稳地呆在家里,跟他一样窝居在沙发上,简直诡异得都称得上天方夜谭了。


  女子跳板之后就是男子的项目了,金没兴趣看男子的,在垃圾桶上方拍了拍手上黏着的巴旦木壳的碎屑,去洗手间洗了个手才换台,金擦干净手出来的时候,秋正好“啪”地一下合上笔记本电脑。


  “姐你刚才在干嘛啊?”金倒了两杯橙汁,一杯放到秋面前,一杯自己咕嘟咕嘟地喝完了。


  秋白了他一眼:“你知道申请调离机密任务的行动小组人员需要多麻烦的文书吗?”


  “啊?”金不过脑子地说,“我又没参与过机密任务,我怎么知道嘛……”


  “麻烦死了!而且格瑞还是在南美洲执行任务,那边的人手本来就不足,要不是丹尼尔能让人尽快批准下来,估计格瑞回来的时候你儿子都半岁大了。”


  “啊?”金这才知道他姐姐刚才噼里啪啦地打键盘是在写申请让格瑞从机密任务调离出来,格瑞此前没有跟他说过任务的内容,金也没细问,这还是秋这会儿说,他才知道格瑞在南美洲执行任务的。


  哇擦,南美洲,那岂不是很远。


  “你这个弟弟,一点都不让我省心,白便宜格瑞那小子了。”秋在金额头上弹了一下,拿起金给她倒的橙汁,把电脑和一些私人用品放进包里,站起来到玄关去穿鞋子。


  金扒着玄关的墙,探了半个脑袋去看姐姐准备出门的样子:“姐姐你去哪里啊?”


  “我去丹尼尔哪里拿两个文件,你乖乖呆在家里,妈妈等会儿就回来了。”秋套上防晒外套,开门的瞬间,室外强烈的阳光就刺得她眯起眼睛来。


  “好。”金啪嗒啪嗒地踩着妥协,送走了秋之后他又缩回了沙发上。


  室外虽然艳阳高照,一看就热得慌,家里室内还是很阴凉的。金看了半天体育频道,不知不觉就困得打了个小盹。


  他最近的生物钟很奇怪,一天能睡上个十七八个小时,金醒来时候只觉得恍若隔世,他睡着之前没有关电视,遥控器被他压在身下,早不知道换台换到了哪里。


  静谧的午后连蝉鸣都泛着一股子周而复始的机械味道,金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开锁的声音很熟悉,八成是他妈买完菜回来了。


  “妈妈?”


  金踩着拖鞋想去迎接一下他妈,却不料在站起来的一瞬间,眼前一黑。


  体位性低血压……他在昏过去之前,下意识采取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姿势,脑子里闪出来之前生理课学到过的名词。




  格瑞是被急召回去的,但上级只含含糊糊的说了让他立刻回国,没有解释理由。他回到部队里报到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从军部的办公楼出来的丹尼尔。


  “上将。”他敬了个礼,看到丹尼尔一脸吃了苍蝇的奇怪表情。


  丹尼尔:“你怎么还来部队打卡?”


  “不是上将你紧急把我调回来的吗?”


  丹尼尔在半个小时之前刚刚接到秋的电话,说金已经住进医院了,丹尼尔来不及细想格瑞为什么还傻兮兮地来部队里报到,说了一句“你跟我来”,就把格瑞塞进了他自己车子的后座。


  好巧不巧,正好赶上晚高峰,丹尼尔的车被堵在半路上,动得像乌龟爬一样慢。


  “上将要带我去哪里?”格瑞莫名其妙地被拉上车,心里不可能没有警惕,他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终于问出来。


  “……?”丹尼尔愣了一下,“市医院,金已经住进医院里了。”


  “什么?!他生了什么病吗?”格瑞一只手死死的扣住前座的座椅皮里,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丹尼尔懵了,他可没想到这种进展啊,秋确定格瑞是金的Alpha吗,怎么连自己的配偶怀孕了都不知道。


  “金怀孕了,昨天下午体位性低血压晕倒在家里了,金的妈妈和姐姐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他先住院了。”


  “什么???”


  金怀孕了,什么情况,哪来的孩子,金不是Beta吗,孩子他爸又是谁?信息量太大,格瑞的大脑一当机,感觉像是被砸昏了头一样。


  “……在市医院吗?”格瑞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声音带着一点不确信地问丹尼尔。


  丹尼尔点了点头,下一秒就看到格瑞“啪”地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一个闪现跳下了车,人影没几步就消失在拥堵的车道里。


  “唉……年轻真好。”丹尼尔摇了摇头。


  格瑞还没冲进金住的病房里,就护士亭问病床号的时候,隐面就是一个拳头砸过来,他一个低身躲过去,往后退了一步,才发现要打他的人不是别人,是金的姐姐,秋。


  “怎么这么晚才来!”秋声音里面一半急切一半怒意,“手术之前大多通知书都需要配偶签字,金还有一瓶营养液没挂,就等着你的签字。”


  “也不知道你这小子有什么好的。”秋又啐骂了一句,按着格瑞的刺头就往病房里去,“要是我弟弟和小包子出了什么事,都是你的责任。”


  啊?什么,配偶?孩子他爸是他?格瑞还来不及欣喜,理清楚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担心,金之前从未和他提起过这件事,他因为任务一个接着一个,也疏忽了对金的关心。


  看他都干了什么。



TBC




评论(48)
热度(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