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最后的问候(二)

最后的问候


  ※安迷修×雷狮。血族Paro,私设多,黄黄黄黄黄雷雷雷雷雷OOC。

  ※推荐BGM:东京事变 - 《体(steam)》

  ※前文:Chapter1


Chapter 2. Domain


  雷狮的房间是幽暗的,没有任何烛火或是灯盏晾着,只有随意摆放在巴洛克式茶桌上的几颗红宝石闪着妖艳的光芒。但这丝毫不影响安迷修看清楚面前正将他压制在柔软的床榻上的雷狮。


  血族的夜视力本来就是极好的,他视野里的雷狮逼近他,然后微微低下来些,再次吮吻上他脖颈间,刚才的割伤早已没有了任何余留下来的痕迹,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这当然也是倚靠了血族强大的自愈能力,表浅的伤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愈合,更何况雷狮本来就没有下重手。


  人情什么的,也没有那个必要。


  ——本该是这样的。但雷狮显然没有罢手的意思,他在安迷修的脖颈间亲吻了一会儿,就耐受不住地张口,尖锐的獠牙刺破进安迷修颈间的皮肤时,安迷修条件反射地闷哼了一声,伸手搂住了雷狮的背。


  雷狮整个人伏趴在他身上,双腿还禁锢在他身侧,压制住他的动作,吮吸的动作变得愈发急切起来,安迷修的脸色变得有些微苍白,就算是血族,在短时间内被汲取大量的血液,还是会感到不适的。


  安迷修倒是没有制止雷狮,雷狮自己就停下来了。他餮足地咽下最后一口腥甜的血液,“咕嘟”的吞咽声在还来不及品尝的一些残血从他嘴角滑落下来。


  安迷修的唇覆上来,从他沾着血迹的下巴尖一直吻上去,直到舌尖相触,血腥而甜腻的味道在交缠着的唇齿间交换蔓延。


  “我来这里不是来给你喂食的。”安迷修没有再进一步地深入下去,他似乎只是在给贪吃的孩子抹去嘴边的食物残渣一样地给雷狮清理了干净唇边的痕迹,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吻。安迷修一本正经地说着,眼睛是清澈的蓝绿色。


  雷狮嘲讽似的冷笑了一声,手指顺着安迷修的衬衫扣子一路下滑,停留在他裤头以下的地方:“那你这个又要怎么解释呢,安迷修子爵?”



后面戳外链:

【微博外链】



TBC



评论(21)
热度(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