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十三)(完结)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预售地址:戳我 7.15关闭预售】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格瑞回来之后鞍前马后地在医院里跑上跑下的,照理说他还有该完成的部队任务,也不知道秋卖了丹尼尔多大一个人情才给格瑞请出一个半月的假的——不过格瑞天天还是要去训练,下午结束了就跨越大半个城市从郊区到市中心的市医院里。


  金到家里之后就已经觉得自己被他妈当猪一样喂了,哪里想到格瑞比他妈还可怕,天天炖什么汤什么煲什么焗饭之类的,味道跟他妈的倒是有点相似,大概是他妈教的格瑞做菜。


  金摸了摸自己后腰上的肉,又捏了一下自己胳膊和大腿上的肉,本来就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现在连那层肌肉都快没形了,金心里苦。


  虽然他身体素质这两年锻炼得还不错,但怕痛这点还是跟小时候一毛一样,快到预产期的时候他偷偷拉着主任医生,说之后能不能给他一针全麻。


  主任医生说好,等到了正式的那天,真的就给金打了一记全麻。


  本来阵痛就已经够他受的了,没想到麻醉针也很痛。针头刺破皮肤的时候金闷哼了一声,一手抓住格瑞的袖口,直到麻醉针起效之后他都没有松开格瑞的袖口。


  格瑞一直等看到金闭上眼睛之后,才问给金开刀的主任医师,他能不能也进手术室。


  没那么多时间好让主任医师犹豫,他把格瑞推给护士,让他消毒了之后换无菌服再进手术室,就让护士把在推车上的金推进手术室里了。


  一盏红灯在大晚上的医院里亮着,手术中,金的妈妈和秋在手术室焦灼地等,秋提着个食品袋在手术室门口一直打转。


  他这个弟弟自己怀了包子,却比谁都心大,阵痛来之前还在跟秋说他想吃卤鸡爪,等秋买了回来弟弟已经进手术室了。


  “秋你别转了,看得我头都要晕了,”她妈叫住秋,拍了拍边上的空椅让她坐下来,“别担心啦,金没问题的,你手里提着什么啊……卤鸡爪?味道怎么这么香的。”


  秋眉心一跳。


  她算是知道金怎么能这么心大了,都是随她妈的!




  一记全麻让金第二天才醒过来,他一醒来喝了一大壶水,然后就开始痛嚎,全身的骨头好像都在痛,开了刀的腹部更是一动就疼得他呲牙咧嘴的,格瑞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一整天。


  “唉,我好想吃龙虾啊……”金看着格瑞伸过来的勺子里清清白白的粥,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含住了勺子,把完全没味道的粥给咽了下去。


  格瑞摸了摸金的脸颊,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把残余在金嘴角的粥渍给舔去了,他笑了笑:“你忍忍吧,过两天就能吃了。”


  金绝对是个非典型爸爸,哪有人生完包子还能生龙活虎地抱怨吃的不好的?格瑞给他喂完一整碗粥,护士敲了敲门进来给金换药,换完之后才侧身跟格瑞说,孩子已经可以出恒温箱了,要不要抱过来。


  还没等格瑞回答,金就闪着眼睛说要看他儿子长什么样。


  格瑞在昨晚包子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儿子身体有点虚,保险起见还是在恒温箱里观察了一段时间。


  “我抱过来吧。”格瑞跟着护士出了病房。




  据说婴儿出生的时候很丑,但金看到他儿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怎么这么丑啊!”


  小孩的脸红红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整张脸皱成包子。


  “刚出生的婴儿都长这样的,”格瑞把儿子抱到金身边躺着,他抱着婴儿的姿势很是僵硬,看得金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软软小小的婴儿还不会翻身,咿咿呀呀地伸着手臂,很有精神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几小时之前他还虚弱地躺在恒温箱里。


  金因为疼痛还不太能动弹,只能看着他妈低下身来摸了摸他儿子的脸。


  “金出生的时候比你丑多了。”


  “妈啊——”金感到很崩溃。


  虽然吐槽是一回事,金从看到婴儿小小的身体的时候就从心口泛上一阵暖意,这包子的眉头鼻子还有头发都长得像格瑞小时候:现在因为整天都会用发胶把头发固定起来,头发扎的跟刺头的白毛菠萝一样。


  “格瑞,他长得像你。”金嚷嚷着,话说着好像有点埋怨的意味,但他的表情却是笑眯眯的。


  格瑞逗了逗儿子,小婴儿的手软软地碰着他的手指尖,格瑞正想安慰金几句的时候,就看到婴儿停下了动作,睁开了眼睛。


  他的虹膜是天空的颜色,湛蓝地像是斯里兰卡的宝石一样。


  格瑞愣住了,他看着小孩睁着眼睛向他伸手,好像在索取一个拥抱一样。


  “……他的眼睛像你。”格瑞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两个人相视一笑,还只有本能的婴儿看他们忽略了自己的存在,不满地哭闹起来。


  “说起来,我们是不是要给儿子取个名字啊?”格瑞问。


  “他长得跟个包子似的,就叫包子算了。”


  金,心大爸爸,实至名归。


  还没有个人意识的小孩尚且不知道,他从这一刻开始,就要和这个名字伴随一生了。




  三年后。


  “包子别跑进训练场啊啊啊,”龟毛绿从军区大院的宿舍区冲出来,一把将白毛蓝眼睛的小孩扛起来,阻止他继续往狙击训练场跑,龟毛绿现在是格瑞的同事,跟他在一个行动小组里,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只是没想到他这个兄弟的儿子现在天天在他屁股后头给他添一大堆的麻烦,最艰难的是,他的上级还从来不惩治这小孩的两个爸爸,小孩闯的祸都算在了他的头上,龟毛绿崩溃地大喊,“金,你管管你儿子!”


  咬着棒冰的金穿着一身迷彩服,不紧不慢地把儿子抱了回来:“三岁的孩子都能欺负到你。”


  “‘欺负’是什么意思啊,爸爸?”包子眨着一双跟金如出一辙的蓝色大眼睛,问他蹲下来平视着他的金。


  “就是你对叔叔做的事情啦,你这个小坏蛋。”金点了点儿子的鼻梁,抱着他往训练场的方向走,“你是不是想找格瑞爸爸?我带你过去。下次不要一个人跑出来了,狙击训练场很危险的。”


  “喂喂,你也提醒一下你儿子不要再给我闯祸了啊!!!”龟毛绿看着金越走越远的身影,在后面大声补充了一句。


  “没听见,我们什么都没听见。”金向包子比了个手势,窃笑着抱着他跑进狙击训练场里。


  “格瑞,你自主训练结束了吗,我们来找你啦!”金抱着儿子进训练场的后边,就看到他男人手里端着狙击枪瞄准远方的靶面,扣下扳机。金适时地捂住他儿子的耳朵,好让枪声不那么刺激地传到孩子的鼓膜上。


  “结束了。”格瑞放下枪,活动了一下训练时间过久而有些酸的手臂,大腿上一紧,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金的怀里跳了下来,啪地抱住了格瑞的大腿。


  他抬起脸,和金一样的眼睛盯着格瑞,然后三岁孩子像个天使一样地笑了起来:“爸爸!”


  “乖,”格瑞身上有些脏,不想蹭到儿子身上,他半蹲下身来,问儿子,“今天金带你做什么了?”


  “爸爸在实验室里和叔叔们一起改通讯器的什么东西,我在边上做算术!”包子举起一只手,像是在课堂上回答问题一样,可爱地紧。


  格瑞笑着托起包子的屁股,让他整个人坐在自己的臂弯里,站起身往坐在边上的金那儿走了几步,他在金的脸上亲了一下,又在包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一手揽着爱人,一手抱着儿子——世界上他最重要的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往饭堂走去。

  



  END。


  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军区……

  其实感觉有点草率就完结了,不过感觉停在这里就足够了,孩子的成长过程如果要细写,就不是大纲文那么简单了……

  修文去了……



评论(52)
热度(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