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陪你度过漫长岁月(04-07)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格瑞×金。大学校园Paro,常规的ABO。

  ※前文:01-03


04.


  金的性格不难交到朋友,格瑞再见到金的时候,他已经和周边的同学打成一片,在大学校园里这样的景象并不常见——大多都是像格瑞这样独来独往的。那天格瑞在图书馆写课题论文,金和他的朋友坐在了他不远处。


  格瑞留心多看了一眼,金身边的那个紫色短发的男孩子他倒是有所耳闻,紫堂家的嫡子,富豪家庭出身的Alpha,本该是受人关注的存在,紫堂幻本人却好像没有那样的自觉,性格反而有些弱势。


  格瑞收回自己的视线,专心地开始撰写他的论文,但周遭的声音却还是毫无阻碍地撞击在他的鼓膜上。


  金你明明是Omega,但都闻不到你的信息素味道呢。紫堂幻这么说着,从笔袋里拿出一只水性签字笔递给金。


  啊,这个是,有些原因啦……金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很快又把打印好的股票趋势图摊开来,指了几个点问紫堂幻问题,就此岔开了话题。


  格瑞停下在键盘上敲打的手指的动作,紫堂幻的第二性别是Alpha,这点他是很清楚的,但是金的信息素味道……


  那股像是掺了牛奶的甜香味道,明明就糅杂在空气里,让他都无法忽视金的存在啊。格瑞下意识看了一眼金的方向,正正撞上也抬起头来的金的眼神。


  图书馆里不好大声喧哗,金只能对他笑了笑,用唇语叫了声他的名字。


  格瑞点了点头示意,金很快又转回去和紫堂幻讨论作业,他也就没有再细想下去了。




05.


  金住的公寓是老家里的伯伯的一个熟人家的闲置房,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就入住了,离凹凸大学不远,他每天只要骑单车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学校,公寓虽然有些老旧,但好在附近很安静,邻居大多都是退休了的中老年人。


  他这天做完便当,锁上家门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旁边的邻居夫妇,看起来是刚刚晨练回来,颈边还挂着毛巾。


  小金去上课啊?老太太笑眯眯地说,路上小心哦。


  我出门啦。金点了点头,笑着回应老太太,小跑下楼去取了自行车,跨上车出发去学校,九月的天气本该变得越来越凉爽才对,但这段时间暖气流来袭,艳阳高照不说,湿度也大的很,又闷又热,金都觉得自己要发霉了。


  衣服倒还好说,他颈间的这个项圈可把他折磨地够呛,项圈是皮质的,虽然贴合在皮肤的边缘做了特殊处理,不会让他感觉难受,但他也没办法轻易地将这个项圈取下来:


  要问理由的话,是因为他在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像是狂躁症的病人一般,疯了似的抓挠自己的后颈皮肤,硬生生都将自己后颈被标记了的地方都扯下一块皮来。他发情期时的动静实在太大,家里人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这个项圈,项圈前面的金属扣里装有他自己的信息素,他自己也没办法打开这个金属扣,只有他的标记者自啊触碰到这个金属扣的时候,才能将其打开。


  在戴上这个项圈之后,就算他发情期时再难受,也没有将身上的皮肤再抓挠出血的情况了。只要泡一泡冷水,不出门的话,也勉强能熬过去——金对自己的意志力还挺有自信的。


  也许是因为已经被标记了的关系,金不太能察觉到他人的信息素气味,紫堂幻是他身边很亲近的友人了,他们的主修课都在一起上,同进同出,金也不太能闻得到紫堂幻的信息素味道。


  所以在那天紫堂幻问起信息素的事的时候,金愣怔了好一会儿,才低下脑袋,不自然地扯开了话题。


  他在下一刻就察觉到了往他这个方向来的视线,金抬起头来,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原木质桌子后面的格瑞,面前还放着笔记本电脑。


  他向格瑞笑了笑。


  尽管不怎么察觉得到别人的信息素,但对于标记他的人的信息素,金比谁都更敏感地能闻到。格瑞的信息素气味有点像是未成熟的菠萝,带着酸涩的果香,和他那种生人勿进的气场倒是挺符合的。


  金无声地笑地更开朗了些,他作了个格瑞的口型,隔着不多远的距离向格瑞打了个招呼。


  白发的男人向他点了点头,眼神里的冰山好像在顷刻之间融化了大半。




06.


  家里冰箱空了,格瑞看着空空如也的鸡蛋槽,拿了个钱包揣进兜里出了门。他高三开始就一个人住了——高三是因为家离学校太远,他们高三又要晚自习,放学都得到晚上九点半,再回家既不安全也不方便,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后来上了大学之后对一个人住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料理水平倒是从大一开始才慢慢提高的,毕竟高三的时候还可以吃学校饭堂,凹凸大学的饭堂食物不是很好吃,他便开始学着自己做饭。


  格瑞拿了个篮子,在超市的冰柜前面挑肉,冷不丁地闻到一股蜂蜜牛奶的味道,他转过头去,看到金就站在他身后,一只手抬在半空中,似乎是在够货架上面的调味料。


  不过他个子不高,踮脚摸了半天还是没能把上面的调味料弄下来。


  你要拿哪个?格瑞看不过去,抬脚走到金边上,低下脑袋问他。


  啊,格瑞。哦我要那个酸甜酱,麻烦你了。金接过格瑞递给他的酸甜酱,眼角的余光瞄到格瑞一边只放了少许食品的篮子。


  你一个人住吗?格瑞。金想了想之后还是问出口。


  对,我的公寓就在这附近。格瑞点了点头,他说完之后也注意到了金的篮子里放的东西看起来也是一人分的,还没等他脑子反应过来,他已经问出口了:你也一个人的话,要不要到我家来吃饭?


  话说出口的时候他都愣了一愣,面前的金发少年眨着一双宝石一样的蓝色眼睛,眼里从呆滞变成期待。


  可以吗?!


  嗯。格瑞缓缓点头。




07.


  格瑞的公寓房间里很干净,家具像是从MUJI搬的全套样板产品,透着一股禁欲的味道,金拎着超市的购物袋在格瑞家的玄关脱了鞋子,格瑞从鞋柜里拿出来一双一次性拖鞋:他家很少有客人来,就没有准备过客用的拖鞋,这几双一次性拖鞋还是之前邻居搬家之前送给他的。


  格瑞一个人进了厨房,让金看会儿电视。金一集电视剧还没看完,半开放式厨房的肉香已经满溢出来了,金吸了吸鼻子,往厨房的方向偷偷瞄了一眼。


  格瑞围着个麻布色的围裙,站在厨房里一手握着锅柄一手拿着锅铲,在里面翻炒着肉块,他刚才买的酸甜酱的味道融化在肉里,光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好了,洗个手过来吃饭吧。格瑞把最后一道菜盛到盘子里,解开围裙叫了一声迅速安坐回沙发上的金。


  金洗过手,坐到格瑞家的餐桌前面时,格瑞已经把盘子都放到了桌子上。


  一个人分量的饭有些难做,两个人的话应该刚刚好。格瑞说着,把餐刀和叉子递给金。


  格瑞最后做的是咕咾肉,金叉了一块塞进嘴里,凤梨和酸甜酱的味道都烧进肉里,肉外面包裹的一层面皮也薄厚正合适,入口绵滑的口感让金眼睛都亮了。


  好吃!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毫不客气地就着肉和菜动筷子把碗里的米饭也吃了个干干净净。


  和格瑞说的一样,两个人的话,饭的分量刚刚好,电饭煲里的米饭刚好被他们分食完毕,菜盘上面的食物也基本都被吃光,金主动帮格瑞收拾厨房,和他站在厨房里一起将碟子都放进了洗碗机里,才洗了个手出来。


  一顿饭吃完,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了,格瑞把金送到公寓的小区门口,金再三说了不用再送了,对方还是岿然不动地走在自己身侧。


  格瑞,我下次还能来你家吗。晚上的路灯将金的影子拉的很长,金侧过上半身来,问格瑞。


  嗯,我说了,一个人分量的饭很难做的。格瑞说。


  金笑了,他提着塑料袋子,脚步轻盈地跑过马路,格瑞还来不及拉住他,他面前的绿灯已经变成了红灯。


  送到这里就可以啦,谢谢你,格瑞。金在马路的对面向他大声喊道。


  呆在格瑞的身边很安心,金在心里想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TBC



摸鱼写的更新!!我去开会啦!!



评论(26)
热度(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