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最后的问候(五)(完结)

最后的问候


  ※安迷修×雷狮。血族Paro,私设多,黄黄黄黄黄雷雷雷雷雷OOC。

  ※推荐BGM:BIGBANG - 《마지막 인사 (最后的问候)》

  ※前文: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 5. Masquerade

  

  静谧的夜色里空有蝙蝠拍打着翅膀的诡异声响,安迷修拢了拢披在身上的披风,叹了口气,他就着月色又确认了一下手上拿着的羊皮纸上写着的地理位置,又往暗夜森林的深处一步一步走去。


  暗夜森林在撒霸特领地的郊区,临近狼人和无主生物的归属地,是鲜少有人出没的地区,安迷修在知晓幻镜的所在地是在暗夜森林里的时候还是感到有些奇怪的——毕竟这是十三圣器的传说中,易主次数最多的一样圣器,在此之前的几百年间,幻镜的持有者大多是居住在城市中的血族居民。


  暗夜森林很大,要一点一点找过来可能会耗费极长的时间,而他不可能在撒霸特呆上那么久的时间:卡玛瑞拉的上层也时有动荡,他必须得尽快回到卡玛瑞拉的首都莱温才行。速战速决是他唯一的出路。


  嘉德罗斯还算有点良心,在完成交易之后给他了一个详细的地址,在暗夜森林的北九区的位置,第十五棵蝙蝠水杉的附近。是现在幻镜持有者的所在地。


  安迷修将手里的羊皮纸捏紧了。


  “就是这里了。”他面前的那棵漆黑的水杉上用像是月光一样的涂料标着一个15的罗马数字字样,安迷修拍了拍蝙蝠水杉数字下方的树皮,从树干里飞出来一只浑身黯黑的大只蝙蝠:它的翅膀展开来,像是一只正在归巢途中的燕鸟一样。


  “唉……可以的话真不想这么做。”安迷修数不清这是自己今天的第几次叹气了,他右手食指的指甲猛地变成像刀子一样锐利的形状,他忍痛在另一只手的手腕上一划,蓝色的血液滴在蝙蝠的翅膀上,黑蝙蝠将翅膀收拢起来,嗅了嗅血液的味道,然后缩回了树干中去。


  十五号蝙蝠消失在安迷修视野中的瞬间,他的眼前豁然出现了一条通向地下的道路,安迷修正想走下第一阶台阶的时候,身后蓦然的一股力量使他顿住了脚步。


  “唉……”他转过身去,对方的力量实在是他再熟悉不过了的,他要想假装不认识都做不到,安迷修的背后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的雷狮,他紫罗兰的眼睛里这时正被鲜红色所覆盖,是使用力量时的象征,“我没记错的话,撒霸特和我们的交易协议还是在有效期的……还有,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雷狮大笑了几声,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点了点,平日里像是索吻一样的诱惑动作在这时候却极为犀利而可怖:“你别忘了,我在吸血的时候是可以窥伺被吸血者的记忆的——而你甚至连防护魔法都没有叠加在身上,该说你是太心大还是对我过于信任了呢?”


  不同氏族的血族都有独特的能力,而雷狮的氏族,勒森布拉,在对于记忆和追踪方面的能力绝对是一流的。安迷修并非没有想到这一层,只是这不像是雷狮会感兴趣的事,所以他便放松了警惕。


  “幻镜不能交给你,”安迷修义正言辞地说道,“在契约协议的制约下,撒霸特应该是放弃了对于幻镜的争夺的。”


  雷狮耸了耸肩:“安迷修,和你签契约的是嘉德罗斯吧。谁告诉你嘉德罗斯一个人就能代表我们撒霸特所有血族了?嘛,虽然被嘉德罗斯那小子利用了感觉很生气就是了。”


  “……”被摆了一道,安迷修眉头一蹙,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他咬了半天牙齿,心里猛地想到一招,镇定了一两分之后才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追到这里来了,我要百分百阻拦你争抢幻镜是不可能的,不如就公平竞争好了。暗夜森林里的无主生灵多到数不清,我不知道这个地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持有着幻镜,如果遇到危险不能保命也是有可能的。”


  “想用这种话来让我心生退却,你也太天真了一点吧,又不是小孩子了。”雷狮将披风的角撩到身后去,走过安迷修的身边,往台阶下跳了几步之后才又转过头来,看着仍旧伫立在入口的安迷修,“走吧,别浪费时间了,我今天还没睡饱。”


  安迷修点了点头,将羊皮纸收进了衣兜里,自然地牵住了雷狮的手往台阶下走。


  “怎么没睡够?”这条道路又黑又长,像是看不到尽头一样,安迷修和雷狮已经彻底见不到地面上的月光了,只有血族引以为傲的夜视力让他们两个可以没有阻碍地往前走去,安迷修在听到雷狮打了不知道第几个哈欠的时候,终于发问。


  “啊……中途醒了。”雷狮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回答着,用没有被安迷修牵着的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身边少了个人才醒的吧。他岔开话题,有些埋怨语气地吼道,“这条路到底要走到多久啊!”


  “我怎么知道。”安迷修一脸黑线,还没等他话音落下,他们的面前就赫然出现了一道门。


  “就是这里了吧。”雷狮甩开了安迷修握着他的手,上前用双手推开了门,里面是一个陈旧的房间,泛着一股发霉的木头味道,雷狮被刺激的味道逼退了两步,捏着鼻子走进房间里。


  安迷修跟在他后面走进了房间,门在他进入房间之后应声阖上:“感觉很久都没人使用这个房间了……幻镜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嘉德罗斯的情报不会有假吧,”雷狮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像是吃了一斤辛辣调味料一样精彩。


  “应该不会。”安迷修摇了摇头,手指尖在空中挥动了两下,四处的房间里都亮起了火光,小小的火苗漂浮在空气中,安迷修就着火光四顾了一下整个房间,最终将视线停留在房间角落里的一块砖头上。他蹲在那块砖头前面,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将砖块按了下去。


  “你在干嘛?”雷狮从他身后探过脑袋来,就看到面前的砖块墙面突然猛烈地动了起来,无数的砖块前后移动着,最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放着一面外观是雕花黑荆棘木的镜子。


  “这不会就是幻镜吧?”雷狮伸手想去触碰,却被安迷修用手拦住了。


  “公平竞争。”安迷修提醒他,“幻镜自己会选择主人的,你和我一人一滴血滴在幻镜上,如果幻镜选择了我们之间的一个人的话,应该会浮现出那个人的记忆的。”


  “……好吧,啧,公平竞争。”雷狮嗤之以鼻。


  “速战速决吧。”安迷修将自己和雷狮的手指都划破,滴在幻镜的镜面上,镜面吸收了两个人的血液,在镜面上像是出现了一圈一圈像是水痕一样的凹凸痕迹。


  紧接着,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雷狮幼年时穿着一身小西装坐在钢琴凳前弹琴的景象。


  “看来幻镜选择了我。”雷狮喜笑颜开,手伸过去将幻镜捏到了手里,“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安迷修一脸复杂,他过了好久之后才接受了要将幻镜拱手让人的事实,毕竟刚才说出公平竞争的人是他,这下子可是算自己栽进了自己挖的坑里,“他归你了。”


  “嗯哼。”雷狮仰着脑袋从鼻腔里飞扬跋扈地冲安迷修哼了一声,一手拖着幻镜推开了房门,他又看了看这个陈旧的室内,漂浮在空中的火光让他看着就心生厌烦,雷狮轻轻咂舌,打了个响指,火光尽数熄灭。


  “幻镜我就收下了,我警告你,如果你想动什么手脚的话,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后果。”雷狮看安迷修也出了房门,和他一起踏上台阶往地面上走的样子,在前面的脚步又快了几分,他大声地向身后的安迷修说道。


  “嗯。”安迷修还在郁闷,幻镜怎么就选了雷狮做主人,沉沉地应了一声,声音怏怏的,他小声碎碎念着,“我要怎么和卡玛瑞拉那堆老头交差啊……唉……”


  雷狮一瞬间竟然还觉得安迷修有点可怜,不过他很快就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将安迷修彻底甩在身后,他率先到了地面上,转了个身向还低垂着脑袋慢吞吞地往上走的安迷修吼道:“与其等到那时候,还不如早点投奔撒霸特吧!我走了,哈哈哈哈哈。”


  他说完这句话,就像来时那样,瞬间移动消失在了安迷修的视野里。


  安迷修检测了周遭的魔法反应,确认雷狮已经不在暗夜森林了之后,他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那破绽百出的演技竟然也能瞒天过海,真可以说是奇迹了。他在那棵十五号蝙蝠水杉上又拍了拍,身后的地下通道瞬间消失了。


  “不好意思,让你拿着幻镜……很重吧?”安迷修摸了摸跳出水杉树干中的蝙蝠的脑袋,只见他的手从蝙蝠身上移开的瞬间,硕大的蝙蝠的翅膀张开来,从怀抱里抖出一面镜子来。


  “这次假面魔法能骗过雷狮,真是险得很……”雷狮手里拿着的那面,只不过是用魔法复制出来的赝品,他在上面施了一个咒术,可以映出一部分他的记忆:也就是说,那面假幻镜上放映出来的记忆内容,其实是安迷修很早以前见到雷狮时的记忆。


  安迷修接过那面真正的幻镜,赏了蝙蝠一点吃的。他抬头看着天空上悬挂着的一轮圆月。


  “想要和我一起看月亮的话,直说不就好了嘛,傻子。”安迷修摇了摇脑袋,静谧的夜色中,也不知道他是说给谁听的。




  END



新文安雷艾比欧大概要明后天再开了!!!



评论(15)
热度(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