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欲屋(一)

欲屋


  ※ABO。Alpha安迷修×Omega雷狮。狗血黄雷。



(一)


  端着托盘的执事敲了敲主卧的门。卧房的里面传来一声男人的应答,执事打开房门,将托盘上的早餐和水果茶放在了床头柜上,他的眼神没有丝毫地游移,例行公事地完成了他该做的事之后就打算从房间离开。


  “什么声音?”和刚才应答的声音显然不是同一个人,床上的另一个男人带着惺忪的睡意开口询问道。


  “是该起来的时候了,雷狮先生。”执事欠了欠身,安分守己地回答。


  “嗯……”雷狮在床上翻了个身,本来就尽数埋在被子里的脑袋更是只露出了一点点头发的末梢,他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问身边的男人,“安迷修,几点了?”


  “八点半。”被询问到的人吻了吻雷狮的前额,自己率先起了床,“你再睡会儿吧。”


  雷狮约莫是还不甚清醒,听到安迷修的话之后便又闭上了眼睛,声音再度变得含糊不堪:“嗯……”




  执事本不是执事,在这里工作也是近段时间的事情,他原本是在中央情报局工作的特派员,几个月前被上司调离出来,派到了这里工作。原因很简单,对于上头来说,这两个人要比他之前正在处理的情报还要重要许多倍。


  在基因强化已经普及的现今,中央在第一时间就建立了优质基因库,并慢慢完善。最新型的基因强化是复制优质的目标基因,来达到强化基因的目的。而这个母版基因就是至关重要的了。从长远的研究和观察中,科学家们发现了Alpha和Omega身上都有着极其优质的基因片段,尽管人数占比非常少,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多数有着优秀基因的Alpha和Omega都被中央重点保护起来了,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里,有无数双眼睛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乍一听会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但对于安迷修来说,他已经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习惯了这一点,他据说是现在的基因优质度排名很靠前的Alpha,他以前修习的时候,就常常察觉到有谁在观察自己的奇怪视线,他询问他的师父时,他的师父全无保留地告诉了他关于基因强化的一些内情。


  是的,这酷似人体实验一样的获取母版目标基因的研究,对民众来说是不透明的,甚至连大多做过基因强化手术的人,都不知道基因强化的程序究竟是从哪里获得来的。


  当然了,作为被观察的母版基因携带者,他们是有权知道一切的,只是,在他们知晓之后,就不可能再有回头的余地了。


  至于雷狮,他和安迷修有一点是相似的,他们都是母版优质基因携带者,只不过雷狮和作为Alpha的安迷修不同,他是一个Omega。


  执事的工作内容很简单,照顾安迷修和雷狮的生活起居,以及,向中央报告安迷修和雷狮之间的结合状况。


  是的,换句话说,就是监视。


  ——要问为什么的话……安迷修和雷狮是被命令互相标记的Alpha和Omega。为了上头可笑而可悲的升级基因库的愿望。




  执事将空了的托盘收回到自己的身侧,从怀里掏出被包装好的药片,抵到安迷修的手里。


  “这是今天份的药。”他说。


  “我知道了。”安迷修颔首,将药片的包装塞进睡裤的口袋里,也不多看执事一眼,往盥洗室的方向走去了。


  安迷修站在盥洗室里刷牙,从面前的镜子里可以清晰地看见他锁骨附近都已经结痂了的血红牙印,那是雷狮昨晚留下来的自信之作。他们在这间屋子里已经住了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但却迟迟都没有最终标记彼此。


  他在等。


  安迷修在等一个契机,等雷狮真正能接受他,心甘情愿地和他缔结灵魂中最深刻的羁绊,而不是像完成任务一样地遂了中央派下来的命令:尽管他知道他们不可能抵抗。




  那天安迷修在中央最高目标基因库的门口看到雷狮的时候,说不吃惊绝对是假的。


  他和雷狮以前都是在西区的凹凸大学读书的,虽然是不同系不同专业的,但机缘巧合下他们还是渐渐熟络起来。关系时好时差——好吧,大多时候都是关系非常紧张的。他们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的时候交往了。


  交往的事情是雷狮提出来的,在安迷修单身整整满二十一年的那个日子里,向他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这间屋子是他们在交往之后就租的,雷狮本来就已经对学校宿舍深恶痛绝了,有了可以搭伙的人,自然乐得清闲,迅速找到了不错的房源之后就租了下来,和安迷修正式同居了。


  后来,等他们都毕业的时候,雷狮提出了分手。


  当时安迷修保了研,而雷狮已经打算去家族产业里的娱乐公司工作了,不在一个环境里,要维持下去,很难。


  至于当时作为导火索的那个事件,安迷修不是很想提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雷狮站在基因库门口,狐疑地看了看安迷修。


  “这问题应该我问你吧。”


  “还不是因为……”雷狮正要说,就被从背后赶来的工作人员打断了。


  女性的工作人员向他们两个人鞠了个躬:“既然安迷修先生和雷狮先生都已经到了,我们先给您们解释一下基因结合的注意事项吧。”


  等等,他基因结合的对象是,雷狮?安迷修愣了愣,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雷狮,尽管他和雷狮大学毕业之后到现在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有见了,但他没记错的话,雷狮应该是Beta啊。


  “雷狮先生是Omega的最优母版基因携带者。”工作人员像是听到了他在心里的疑问,转过头来轻声对安迷修解释道。


  紧接着,安迷修就看到了面前的雷狮别过脸去。


  他这时候才注意到,从雷狮的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甜蜜香气,像是最烈的,根本没有解药的毒,是真真教人上瘾。


  安迷修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雷狮的Omega信息素。




  “你原来是Omega?”安迷修像是一口断了发条的钟,坐在了公寓客厅的沙发上,他按压着自己有些疼痛的太阳穴,陈述着,“以前交往的时候,你是用抑制剂的。”


  “是不想让我标记你吗,雷狮?”他问。


  雷狮站在阴影里,安迷修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可能吗。”他冷笑了一声,“只是没想到,最后竟然被命令和你结合……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你非得和我这样说话吗,雷狮。”安迷修的头又开始剧烈地痛了起来,他们大学毕业时,雷狮和他提分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语气。


  雷狮一只手抬起来,抱住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他没有回答安迷修,只是将视线从安迷修身上移开了,似乎不想和他对视似的:尽管屋子里黑漆漆的,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过了半晌,安迷修再度打破了黑暗和静谧的双重枷锁,他平静地问道:“你怎么还有这间公寓的钥匙。”


  “这是我的房产之一。”雷狮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你把这间屋子买下来了?为什么?”安迷修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快步上前,双手桎梏住雷狮的手臂,让他无法挣脱开来。


  这间公寓,应该在他们分手之后就退租了的,这里可是西区地段最好的公寓房楼盘,租金高不说,其他的物业费之类的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对于本就富裕的雷狮来说,这点小钱可能算不了什么,但令安迷修在意的是,他这么做的目的。


  雷狮把这间他们曾经一起住着的公寓买下来了,是不是意味着,雷狮可能还留有着那么一点,喜欢他的感情……


  “我乐意。”雷狮回避了他的问题,他偏过脑袋,就算是这样受制于人的姿势下,他的气场仍旧强硬地像是山一样,岿然不动。


  安迷修咬着自己的下唇,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




  安迷修在镜子前漱了口,咕嘟咕嘟几下之后将自己嘴里的泡沫全部吐掉,他洗干净脸之后,才回到卧室里。


  雷狮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虽然还有大半个身子在被子下面,他身上带着一些昨夜残留下来的痕迹,空气里也有些淡淡的信息素甜香。安迷修将自己口袋里的药片拿出来,又把床头柜台面上的水杯一起递给雷狮。


  “今天的药。”安迷修说。


  雷狮抬起眼皮,斜睨了他一眼,他的表情说不上来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情绪,至少安迷修没有看懂,但他能明确地感受到,雷狮并不是很想吃药。


  雷狮早年使用抑制剂的量不算小,多年下来耐药性和别的一些副作用让他的发情期和激素分泌都不太稳定,接到了被指定标记的命令之后,上头派下来的执事每天都会给雷狮两颗白色的药。是用来调节雷狮体内激素平衡,规律他的发情期的。药片没有糖衣,入口就会慢慢融化,苦味会在舌根上停留,久久不能弥散。


  他不喜欢吃药。或者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想像这样强制性地和一个Alpha结合,就算这个Alpha是安迷修,结果也是一样的。


  雷狮还在用不疼不痒的眼神盯着安迷修,不料下一秒,安迷修就已经将药片吞入口中,又含了一口水,带着热意的唇瓣贴在雷狮的唇上。


  舌尖上传来一股苦味,雷狮咽了一口安迷修用唇舌度过来的水。咕咚。药片和水液一起顺着喉管落下去。


  ——好苦。




TBC




评论(22)
热度(1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