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欲屋(五)(完结)

【《欲屋》预售地址:戳我


  ※ABO。Alpha安迷修×Omega雷狮。狗血黄雷。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安迷修愣了楞,大学毕业时的回忆像是潮汐时的海浪一样,用拍案的声音将他唤醒,他低下脑袋,稍长些的刘海将他的眼睛遮了大半。


  “你打开过我的抽屉。”他陈述道。


  雷狮的嘴角尴尬地抽搐了一下,这时候的辩解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只是要说出话来的咽喉和舌尖都蔓着苦涩:“擅自翻看你的抽屉是我不对。”


  “你当时是因为看到那张电影票的票根才跟我提的分手?”安迷修叹了口气,坐到了床边,雷狮抱着被褥兀自缩成一团,安迷修索性也就将视线往完全相反的方向看,两个人之间没有视线交汇,有些话反而变得更容易开口,“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吗?”


  “是。”雷狮闷声应着,在安迷修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难道那张票根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还需要我因为别的理由和你分手,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安迷修。”雷狮的声音冷淡里带着一丝嘲笑。


  “那事情就好说多了,”安迷修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种条件下还笑得出来的,雷狮听到他的笑声时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按在床板里掐死,安迷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张电影票,本来不是给我准备的。”


  “但你和那个Omega去看了一场电影,这总归是事实吧。”结果已经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事了,雷狮倒是想看看安迷修还能有什么多余的解释。


  “你认识那个学弟啊?”安迷修有些吃惊。


  “他送你电影票的那天,我看到了的。”


  安迷修飞速地思考起来,雷狮那之后和他提出分手,以及联系到再次相见时一直到现在的这两个月间,他隐隐约约感受到的雷狮的态度,再加上雷狮现在和他近乎破罐子破摔的坦言,他已经可以推测出来雷狮是误会了什么了。


  安迷修转过身体来,蹬掉了脚上的脱鞋,整个人盘腿坐到雷狮身边。


  “那张电影票,本来不是给我准备的。”


  “毕业典礼结束之后,我们都不会再回学校了。那个学弟从入学开始就暗恋你了——你那时候一直用抑制剂把发情期压下来吧,学院里的人都以为你是个Beta的:当然了,我在直到两个月前,也是那么觉得的。喜欢Beta的Omega,也是有的。”


  “他那天是想和你告白的,但是也不知道那个学弟是从哪里知道我和你那时候在交往的事的……”


  “‘我想知道雷狮学长的男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好让我完全死心。’他是这么说的。”


  安迷修看着惊愕地抬起头来的雷狮,又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那场电影结束之后他就放手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因为这个误会和我分手,当时我没有告诉你,因为你那时候在忙实习的交接,晚上整夜整夜地睡不好,我怕你知道了之后肯定更没法入睡了。”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讨厌欺瞒,我以为你很清楚。”


  “这的确是我的过错。”安迷修伸手把雷狮鬓角过长的头发撩到耳后去,他凑近一些,问雷狮,“除了这件事以外,你还有别的要跟我分手的理由吗?”


  雷狮没有说话。


  “没有了吧。”安迷修替他回答。


  “……嗯。”缩在被子里团成一个球的人轻轻应了一声,雷狮过了好久,又接着补充了一句,“我也有瞒着你的事,我以前不喜欢自己的Omega第二性别,就算是在Omega里是母版基因携带者,这种感觉也不好受……所以才一直使用抑制剂的,也从来没让你知道过。”


  “我们扯平了。”安迷修在他脸颊上吻了吻。



微博外链:

【一段标记肉】



  执事把自己暂住了两个多月的客房收拾地整整齐齐,他腿上放着的电脑屏幕显示着邮件已发送的字样。

  针对安迷修和雷狮作为Alpha和Omega的基因强化目标体的监察到现在正式告一个段落,他也能如愿以偿地结束自己短暂的作为执事的这一份工作,回到他之前工作的场所了。

  执事阖上电脑,拖着整理好的行李走出了屋子。

  

  END。



欲屋关窗了!!!!明天开始日更从结婚开始的恋爱




评论(34)
热度(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