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百万】红花时代

红花时代



  白曜隆的健身塑形俱乐部最近刚刚开张。王昊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要送个什么礼物给他的好兄弟,手机淘宝刷了两个小时之后,他放弃了。微信滴滴。

  万:小白,我想不好送你什么,买东西折腾来折腾去太麻烦了,就直接给你打钱了啊。

  白:打什么钱。你还住在原来那个老小区吗,下楼撸串去啊。

  万:走着。

  白曜隆在十几分钟之后蹬着摩拜共享单车到王昊家楼下,中规中矩地按了门铃,等王昊下楼来的时间,白曜隆还把摩拜单车上锁还掉了。

  他们以前才刚刚认识的时候,经常去排练厅边上的一家张阿姨开的铺子烤串,西安这个地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时候烤串的时候还能遇到几个熟人。只是后来人走茶凉,有很多人也不玩hip-hop,选择了正轨的工作,然后成家立业,杳无音讯了。

  好在王昊身边,白曜隆一直就没走过。

  “张阿姨,来四串鸡心两串烤鱿鱼六串里脊,要麻辣孜然~”白曜隆和王昊坐下来,像铺子里面正在烤串的张阿姨招呼道。

  “哎呀,小白,还有小万,好久没来张阿姨这边了哇,还是老样子加一箱冰啤酒是吧?”

  “谢谢张阿姨!”白曜隆一脸乖巧地点头。

  

  酒后三巡。

  明明喝的是冰啤酒,王昊却出了一身汗,T恤背后沾了汗,湿嗒嗒地贴在背脊上,他人瘦得很,烤串摊的塑料板凳又有些高,他弓着背,脊椎骨一节节的,白曜隆从侧面看着他的背,极想伸手从上到下摸一把。王昊有点像个烤熟了的虾米,脸也有点红红的:他本来就长着一张有些干干净净的脸,如果脱了oversize的衣服,换个白衬衫,在街上没人会觉得他是个唱hip-hop的Rapper。

  白曜隆又灌了一口冰啤酒,他喜欢王昊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年头了。他本来就是Gay,王昊这么个人杵在他边上,他想不动心都难。

  王昊有些醉了,一边摇着串串的竹签一边口齿含糊地哼哼唧唧freestyle,白曜隆根本听不清楚他在念什么,只能凑近了些。

  “万万啊,你今天怎么喝这么多啊?”白曜隆数着桌子上王昊面前的空酒瓶,摇晃着脑袋问他。

  “我高兴啊,你不是开了健身房嘛,你喜欢的,为你高兴!”王昊腼腆地笑,伸出手就拿大拇指在白曜隆脸颊上戳了好几个油油的印子。

  白曜隆跟张阿姨结了账,架起比他矮那么一点的王昊,喃喃自语:“你拿手指按我有什么意思,我想要的又不是这个。”

  “那你想要什么?”王昊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听清楚白曜隆说的话了,他抬起脑袋,眼睛里有点迷蒙,又有点大醉之后的清醒。

  白曜隆愣了愣。

  王昊看着白曜隆呆滞在原地的样子,低下脑袋笑了笑,又借着白曜隆驾着他的姿势,揽过白曜隆的脖子,在他的嘴角上吧唧了几下。

  刚吃完烤串,亲吻都是一股子麻辣孜然味。

  “这样吗?”王昊问。

  白曜隆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他扶正王昊的身体,掰着他的下巴就咬住了他的嘴唇。和刚才的蜻蜓点水根本就不是一个level。

  吻渐渐加深,两个人的影子被路灯拉的狭长。

  ……

  

  第二天的早上,王昊一身小草莓躺在被窝里有气无力地嚎的时候,白曜隆才知道做完王昊根本就没有喝多。

  这是后话。

  







随手摸小作文。



评论(4)
热度(79)
  1. 没妈孩子像块宝🥚没妈孩子像块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万拉普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