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从结婚开始的恋爱(三)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


  ※安迷修×雷狮,先婚后爱,狗血雷。

  ※前文:01 02



(三)

  


  安迷修和父母的性格都不太一样,爸妈都有些秀逗,他则是遗传了祖父稳重的性格。这也是他在得知他爸妈已经先斩后奏把他和雷狮的婚事都定下来的时候表面上没有表现地太过惊讶的原因之一——当然了,安迷修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满脑子都是What the fuck的字样。


  雷狮这个人怎么回事,他们之前见面的时候自己不是已经明确表明了因为自己是个直男的事实了吗,难道他听不懂人话?


  工作狂的安迷修破天荒地被父母驾着向组里的人请了假,隔天就和雷狮去领了证。婚礼是在公证处附近的一处小教堂里办的,只有双方的父母和至亲参加了婚礼。


  这一切都发生地太迅速——安迷修猝不及防地就成了已婚人士,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试问有几个正常人能接受地了闪电结婚的,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意愿完全被忽略的情况下被敲定的。


  玩GAL游戏多年的安迷修想,如果要给自己的经历定个轻小说标题的话,估计是《天降的老婆不可能是富二代帅哥》之类的吧。



  

  他们度蜜月——也算不上是蜜月了,马尔代夫这个地方其实除了海滨的常规项目可以玩玩,要么就是在酒店里度日,三四天也就够了。安迷修是带了电脑包出门的,他们到海滨浴场的时候他就在坐在遮阳伞下面的沙滩椅上敲代码。


  “你不去游泳啊?海水很凉快的。”雷狮在水里泡了会儿,到沙滩上的冰饮店点了杯草莓冰沙,拿了个长柄的塑料勺子舀着冰沙往嘴里送。


  “太晒了……”安迷修斜眼看了看遮阳伞外的大太阳,他一见到这种艳阳高照的天气就发怵,恨不得能现在就回酒店里开个空调瘫着,他们做程序员的,很少有不宅的,安迷修虽然有健身的习惯,但还是不太喜欢室外活动。


  雷狮不咸不淡地“哦”了句,又往嘴里送了一口冰沙,凉的他脑壳都疼,他抖着腿发出一声像猫叫一样的“嗯……”的声音。


  安迷修听到声音,侧过脑袋去一看,雷狮捏着个塑料勺子,舌尖探出唇缝中间,他的嘴唇沾着融化了的草莓冰沙,粉嫩嫩的带着水光。安迷修心里念念有词着,别开了视线。


  “你不去游泳的话我继续去了啊,冰沙我等融化一点再来吃,你别偷吃我的啊。”雷狮把长柄勺子插进冰沙的杯子里,向安迷修嘱咐了一句。


  安迷修无可奈何:“谁会吃你的甜得要死的草莓冰沙啊……”


  雷狮已经往海边跑了几步了,听到安迷修的碎碎念又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雷狮在太阳下游了一天泳,矜贵的白皮肤晒伤了。


  “你没涂防晒霜啊?”安迷修看着雷狮背上晒出来的红痕,问。


  “我自己涂得到背上吗,大哥你能不能动脑子想想啊?!”雷狮中气十足地吼着,丝毫不像是快脱下一层皮的人会有的举动,不过他很快就因为大喊大叫时牵动了背部的皮肤,疼得呲牙裂嘴,脸色好不精彩。


  安迷修叹了口气,把之前他妈硬塞进他行李箱里的芦荟胶给拿了出来:“你趴到床上去吧,我给你抹一点晒后修复的芦荟胶,我妈买的,总不会有错吧……”


  雷狮都疼得咬牙切齿了,还是狐疑地瞥了一眼安迷修,勉强相信了他之后脱掉了上衣像一具死尸一样直挺挺地趴在了酒店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


  “你下手轻一点啊我警告你……啊!!!”雷狮嘟嘟囔囔地说着,安迷修沾了大量芦荟胶的手已经“啪”地拍在了他背上,雷狮痛嚎一声,脚尖都绷紧了。


  “操……安迷修你不是人!”


  “啊啊,轻点轻点轻点!”


  “日……你……给我等着……”


  此起彼伏地哀叫充斥着整个房间,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墙角,指不定会以为里面两个人是在干哪档子事呢。


  安迷修给雷狮整个背连带着肩颈的地方都抹完了芦荟胶,还很贴心地给他做了个SPA按摩大保健,雷狮本来被晒伤就已经够疼了,安迷修虽然手法很好,都比得上按摩技师了,他一边在雷狮背上摧残他的痛觉神经,一边还嘴里叨逼逼叨逼逼“我们游戏开发组里的程序员大多都有肩颈和背脊的毛病,我之前特别去学的,按完肩颈脉络通了就不会痛了,雷狮你怎么这么忍不了痛啊”之类的话,要不是雷狮被按在床上痛得只剩下半条命了,他现在就想跳起来暴打安迷修的狗头。


  结束了之后安迷修去盥洗室洗了手,回到房间里时间正好,他打开电脑看欧洲杯的S级LOL半决赛,放任雷狮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


  雷狮瘫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恢复了八成力气,他起来叫酒店服务,点了个海鲜焗饭和白葡萄酒——都是一人份,趁安迷修还在聚精会神地看游戏比赛的时候把盘子里的焗饭和一杯白葡萄酒都消灭地干干净净,碗底渣都不给安迷修留,他吃完之后把空的餐具丢着,洗漱过后就又躺回床上去了。


  “安迷修,我要睡觉了,你戴个耳机看劳神子的比赛,别吵我。”


  “好。”安迷修从电脑包里摸出一副耳机,插到电脑的端口上。雷狮还算是通情达理的,至少不会直接让安迷修把赛事直播给关了。


  晒伤也算伤,病号雷狮打了个哈欠,关了房间里的灯,心安理得地独占了一张双人床。


  快半夜的时候安迷修才看完比赛全程,半决赛结束之后,决赛的两个队伍就已经确定了,他这才感觉到饿,一看时间,这个点了叫酒店的客房服务送餐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很有可能会吵醒雷狮。安迷修猛然想到,之前在他看比赛的时候,雷狮是点了个餐的。


  安迷修在房间里环顾一圈,发现了白色的餐盘放在桌子上,他满眼惊喜地跳过去看:


  他想多了,盘子里已经空了,连颗多下来的饭粒都没的。


  安迷修欲哭无泪地摸着肚皮,又看了眼在床上戴着眼罩睡成大字型的雷狮,叹了口气,任命地洗漱之后也爬上了床。


  他动作其实已经足够小心了,床上睡得好好的雷狮还是被惊醒了,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安迷修把他往床的另一边推了推,给自己空出一点睡觉的空间,轻声向雷狮安慰了一句:“没事,睡吧。”


  “嗯……”雷狮根本就没完全清醒过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安迷修说的话。


  不过,很快地,安迷修就听到雷狮的呼吸声又变得绵长起来了。



  

  比女主播更可怕的宅男杀手,是阳光。


  安迷修一早天亮的时候就醒了,他们两家父母给定的这家酒店什么都好,环境是临近海边的,从落地窗看出去就能看到清澈湛蓝的海水,服务更是没话说的一级棒。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个窗帘不是避光的。


  安迷修皱着眉头,在床上忍耐了半晌,实在躺不下去了,才睁开眼睛。


  肢体的意识也逐渐回笼,他视线清晰起来的瞬间就察觉到自己怀里睡着个人。单身了二十多年的安迷修差点没吓得把人扔下床。


  睡在他怀里的——不是别人,只能是雷狮。


  雷狮的脸本来就小,睡着的时候更是大半张脸都埋在了被褥枕头里,他虽然平时飞扬跋扈的,但是睡着安静的样子却显得异常乖巧。他把自己蜷成个虾米,是很没有安全感的睡姿。也不知道昨晚是他乱动还是安迷修擅自动作的,总之等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整个人都睡在了他怀里,呼吸软软地喷洒在他胸口上。


  雷狮的脸,的确长得很好看,安迷修以男人的审美角度,也不得不这么承认,他脸上白白净净的不说,五官也很俊俏,鼻梁很挺,鼻头却小小的,睫毛又翘又长,安迷修数着他的睫毛,心想一个男人的睫毛怎么也能长成这样。


  幸好两个人都是穿着睡衣睡裤的,不然以安迷修的直男思维,是绝对会东想西想他们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事的。


  “不对,我一个直男和这么个大男人有屁事好做啊!!!”安迷修想到这里,不禁破口大喊。


  “嗯……”雷狮被安迷修的声音吵醒,他瑟缩了一下身体,下意识就想去抓被角把自己的脑袋包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抓住被沿,就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雷狮眨了眨眼,看到安迷修背对着自己睡着,整个人笔直地僵着,贴着床角,下一秒就要掉下床似的。


  “什么睡相……”雷狮嘟囔了一句,看安迷修毫无反应,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便自讨没趣地起了床。他心里疑问,他刚才好像听到安迷修说话的声音,难道是错觉吗,还是他在梦里梦到的……


  安迷修僵直着,因为太紧张的缘故,他的脚都麻了,一阵一阵麻痒和刺痛从脚底板传来,他一直等到听到浴室门关上,从里面渐渐有花洒的水声,确认雷狮已经开始洗澡了之后,他才敢换了个姿势,缓解了一下脚麻的酸疼。


  “好险啊……”


  安迷修不敢想要是那个状态下雷狮睁开眼睛和他对视上,会是怎么样一个尴尬而暧昧的处境。


  操啊,他不是直男吗,怎么会有点心动啊!


  安迷修开始怀疑自我了。



TBC


我沉迷中国有嘻哈,好几天没写文都在嘻哈()


评论(30)
热度(1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