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从结婚开始的恋爱(四)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


  ※安迷修×雷狮,先婚后爱,狗血雷。

  ※前文:01 02 03


(四)



  雷狮很郁闷,他本来想在海水浴场游个几天泳的,哪里会想到第一天下水就晒伤了,只能穿了个长袖长裤,一脸便秘一样地坐在了安迷修边上的沙滩椅上,长袖长裤还是早上安迷修出去临时给他买的,很有“品味”的碎花沙滩风情,雷狮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大型移动老年马赛克。


  安迷修倒好,自己穿了个泳裤,外面罩了件半透明的白色防晒衣,到了沙滩上开这个电脑做一个RPG小游戏,雷狮看了会儿安迷修写代码,看了四五行就看不下去了——他是个纯粹的艺术生,对这种纯理工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哦,也不能说的那么绝,毕竟他弟弟卡米尔是个精通他所有不会的东西的奇才,拥有卡米尔这样的弟弟等于拥有六翼大翅膀。


  马尔代夫和A市的天气还是差很多的,至少A市不可能一边大太阳一边还吹着凉风。雷狮躺在沙滩椅上,脸上驾着一副墨镜,和煦的风撩过他额前的头发,雷狮也不伸手去把乱发拨开,兀自闭着眼睛享受。


  度假嘛,当然要尽兴,就算他背上晒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疼,边上坐着的那个惊天大直男连个眼神都不给他,雷狮也还是很有风度的。


  毕竟是雷狮大大,不同凡响。


  可能是因为太放松了,雷狮不知不觉就躺在沙滩椅上打了个小盹,等他被饿醒的时候,安迷修正好完成一个阶段,也转过头来看他。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雷狮戴着墨镜,大镜框的镜片把他半张脸都快遮住了,还能勉强掩盖一下他神色的不自然。


  安迷修想了一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之后就脱了防晒衣,说:“我去下水游个来回。”


  “哦,好,我有点饿,想去沙滩屋那边买盒装的餐点,你要吃什么吗我一起帮你带吧。”雷狮抓了抓鬓角的头发。


  “跟你一样就好。”安迷修向他笑了一下。


  雷狮点了点头,从沙滩椅站起来就往离海水浴场有一段距离的沙滩屋走。


  


  “安迷修不是天天坐在那儿敲代码的宅男吗,哪里来的六块腹肌啊……”雷狮很不解,刚才安迷修脱防晒衣的时候他目睹到了全程,安迷修穿了个很童趣的小马泳裤,光看泳裤的话估计会觉得安迷修是个二十岁都不到的毛头小孩。


  不过安迷修脸上超重的黑眼圈还是看得出来是个工作狗的。


  雷狮自认身材还可以,腰线纤细,腿长而直,活脱脱的衣架子,但看到安迷修的六块腹肌两块胸肌还是有点眼红。


  他对程序员的印象大概都是他工作室里的那几个肥宅,工作的时候穿的不成样子,翘个二郎腿整天都不知道在电脑前面捣鼓什么。


  安迷修相对来讲还是很居家的嘛。


  等之后他们一起同居了一段时间,看到安迷修把健身器材一套一套往家里送的时候,雷狮才知道安迷修的业余兴趣是在家吹空调健身,他这个爱好维持了快十年了,甚至他以前临近高考的时候都一边踩跑步机一边解高数题。


  ——这当然是后话了。



  

  雷狮在沙滩屋的食品柜台看了半天,他纠结吃咖喱鸡饭还是肉酱意面,他好死不死地有点选择恐惧症,特别是在这种只有两个选项里的时候,会犹豫更长的时间。他在玻璃柜台前面看了一首歌的时间,才决定要了两份咖喱鸡饭。


  不过他没想到,拎着两份饭和饮品回到他们刚才坐着的沙滩椅的地方的时候,却看到安迷修被一群穿着比基尼的异国美女围了个水泄不通。


  雷狮在墨镜底下的眼皮抽搐了一下。他把墨镜摘下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他绕到安迷修背后,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在对方转过头来时,雷狮弯起嘴唇,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


  他手上动作一变,揽住了安迷修的脖子,嘴上丝毫不客气地说道:


  “Girls,what are you guys chatting with my husband?”

  



  雷狮等看到美女们自讨没趣地远远离开之后才提着袋子坐下来,他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装着咖喱饭的盒子,开盖子的时候像是拆房子一样,都要把盖子给捏碎了似的。


  安迷修有些粗神经,以为是食品盒的盖子盖的很紧,还问雷狮要不要帮他开。


  结果当然是得到了雷狮的一个像是要刎了他的犀利眼神。


  安迷修没懂雷狮的意思,他挠挠头,伸手去拿袋子里剩下的那个食品盒。他游了几个来回,肚子是有些饿,更何况前一天晚上他根本什么都没吃,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也显然不够他塞牙缝。


  “啊,咖喱鸡饭。”安迷修打开饭盒的盖子的时候有点惊喜,他笑了一下,向雷狮说了好几声谢谢。


  雷狮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其实只是他自己想吃咖喱鸡饭。


  “不过马尔代夫也会有单身的女孩子来玩啊……”雷狮咽下一口咖喱饭,喃喃自语道。


  安迷修意识到他是在说刚才的那群异国美女,他向雷狮解释:“她们是几个闺蜜一起出来玩的,你懂吧,就闺蜜团旅游。”


  “哦,就差不多和我们工作室每年出去旅游一样吧。”雷狮恍然大悟。


  “对。”


  “——虽然我们都是在时装周的时候才出去的,时装周结束之后能有个几天休息,”雷狮继续说,“不过巴黎米兰都快玩吐了,我现在根本就玩不动,时装周结束之后恨不得能有四十八小时用来睡觉。”


  “这么辛苦吗?”安迷修不太了解服装设计师的生活,他咬着塑料勺问。


  “是啊。”雷狮点点头。


  他们两个人都自动避开了刚才雷狮像是宣示主权一样圈着安迷修说这是他的husband的事。

  



  中餐比较简陋,他们的晚餐就比较精致了,安迷修找到一家吃泰国菜的餐厅,看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就收拾了东西和雷狮一起往餐厅的方向走。好在马尔代夫旅游区的地界不大,走路绝对不会把腿走断。


  “你习惯吃椰汁味很浓的菜吧?”安迷修问本该走在他边上的雷狮,一偏头却发现身边没了人影,他四下看了一圈,才发现雷狮蹲在他后面些的位置,把鞋子脱下来,倒过来把里面的沙粒清除出来。


  雷狮走了一路,鞋子里的沙粒一直膈着他的脚底板,刺的他快受不了了,才在沿街人来人往的地方做有点没品的事。


  他听到安迷修的声音,手里还提着只鞋,扬起脸来就对安迷修笑了一下,“我很喜欢的!”


  “那就好。”安迷修闻言也笑,夕阳把他的防晒衣都染成橙红色,安迷修伸出手,把穿好鞋子的雷狮拉起来。


  雷狮握住安迷修的手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婚结得好像也不是很亏。


  虽然安迷修是个直男,但是比他想象中地要好相处一点啊。或者说,这样的男人找不到女朋友才是值得好奇的事吧。


  雷狮憋了一路,坐在餐厅里,他都把面前的芒汁松鼠鱼吃了大半,才忍不住问出来。


  “你之前真的没交过女朋友?不能够吧。”


  安迷修差点一口椰子鸡呛在喉咙里,他喝了一大口果汁把食物咽下去,擦了擦嘴角,才接话道:“是真的。不过我大学时候有喜欢过一个女孩子,结果她在大学四年里一直就没单身过。”


  “……”雷狮竟然觉得安迷修有点可怜,他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手背。


  “你问这个干什么?”其实安迷修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彻底放下了,后来一直醉心工作,也没什么时间去找对象,本来就想着到避无可避的时候再被父母逼着去相亲就好了,哪里会想到他莫名其妙就和雷狮结了婚。


  “啊,没事啊,就觉得你挺好的啊。”雷狮实话实说,“感觉你没有女朋友挺不可思议的。”


  安迷修抿着嘴唇笑了笑,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他并不是对女孩子没有感觉,更何况他还是个常规宅男,每天都会看看女主播或者游戏直播之类的,日子过得也有点无聊,基本就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


  “那你呢?”安迷修想了半晌,问雷狮。


  “我……我有什么好问的,我现在不都和你结婚了吗!”雷狮被噎了一句,脑筋转了个弯,绕开这个话题。


  “也是,毕竟是‘husband’的关系了。”安迷修调侃他。


  雷狮闹了个大红脸。


  早知道他就不在那些姑娘们面前那么说了,还不如就让安迷修被那些异国美女给榨干好了,反正他看起来也挺如鱼得水的样子,自己过去可能还打扰了他们的好事。


  雷狮想到这里就有些牙痒痒,他的脸稍稍气得鼓起来些。


  冷不丁地,一只手指戳到了雷狮的脸颊上,安迷修的手臂不知何时伸过了桌子,手指伸出来,指尖堪堪碰到雷狮的脸。


  “干什么!”雷狮吓了一跳,眼睛一瞪一瞪的,他眼睛本来就大,睁大了之后眼珠子上的反光都清晰地能倒映出人的影子来。


  “啊……不好意思。”


  安迷修迅速收回手,他刚才的举止几乎都是鬼使神差,他现在回过神来背后都吓出了一层冷汗。雷狮脸上的皮肤很软滑,他刚才只是用指腹多触碰了几下,竟然手指尖都是有些微烫的。


  不对劲。


  他有些不对劲。


  安迷修想。




TBC


评论(35)
热度(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