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从结婚开始的恋爱(七)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


  ※安迷修×雷狮,先婚后爱,狗血雷。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七)

  

  热吻会变质。


【上车戳外链】

  

  雷狮正式开始设计次年早春时装周的新女装系列了,比起在工作室里画设计图,他更喜欢把工作带回家里来做,安迷修在家里不经意间总是找到随意摆放着的粉彩,从上次雷狮和他就东西摆放的问题展开了一次深刻的座谈会,两个人都做出了让步,安迷修没去收拾雷狮的东西,不过在雷狮需要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询问安迷修他的某些东西放在哪了。


  日子相对地变得平淡起来,或者说是更像是生活了。


  “喀擦。”安迷修把钥匙插进锁鞘,转开公寓的门。


  这本来不是他正常下班回家的时间——之前他在家里写的一个程序档案放在家里的移动硬盘里,今天他们游戏开发的小组提到这个茬,安迷修才想起来这玩意儿,跑回家里拿移动硬盘。


  他们公寓里有一个很小的房间,本来是要做储物柜的,后来安迷修把里面改造了一下,放了三台电脑显示屏,以及一个彩虹色背光的机械键盘,用来做工作间了。


  ——虽然雷狮后来发现安迷修经常躲在狭小的工作间里玩网游。


  毕竟安迷修是做游戏的嘛。


  安迷修在工作间里拿了移动硬盘,又到卧室里拿手机充电线。卧室里窗帘大开,阳光被分割成落地窗的长方形状,斜斜地照在地上。


  ——雷狮堪堪坐在阳光的胜景之中,他手里捏着个速写本,在柔软的沙发椅上蜷成一团,双脚都离开地面,像是打坐一样盘在一起。


  他的睫毛本来就纤长而卷翘,太阳光洒在他眼睑上,把他的睫毛都染成了金色。


  雷狮戴着个大大的耳麦,手腕动作的幅度不是很大,在速写本上唰唰几笔勾勒出服装的线条,他又伸长了上半身去够边上的小圆桌上放着的粉彩,用手指的指腹沾了一点往设计稿上上色。


  雷狮喜欢在阳光很暖,视野开阔的地方工作,在工作室里他的办公间也是在装修的时候就装了大面的落地玻璃,再加上本来就是写字楼高层,从上俯瞰下去,几乎能看到大半个A市上空的景色。


  他专注着做手里的活,完成一张的时候翻了页,才发现安迷修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雷狮看了看壁挂钟上的时间,有些疑惑地问。


  安迷修把充电线和移动电源都塞进包里,他将包搁在一边,走到雷狮背后,用双手的手臂圈住了那个坐姿不佳的人。


  “回来拿点东西,马上要回公司的。”安迷修从后面抱着雷狮,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


  “怎么了啊。”雷狮摸了摸安迷修的头发:虽然平时早上起来的时候安迷修的头发会翘的很厉害,但是摸起来的手感还是柔软的。


  安迷修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也许是因为姿势的关系:“充电。”


  雷狮手上用了几分力,把安迷修的头发揉地乱七八糟地,好似一个鸟窝。


  “别偷懒了,赶紧滚吧。”雷狮提醒他。


  安迷修把脑袋抬起来,凑上去在雷狮的脖颈上亲了一下,短暂的唇瓣和皮肤的接触还不足够,他很快又将嘴唇再度覆上去,在雷狮因为太阳的照射显得更加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吻痕。


  “我走了。”他心情大好,提起自己的包脚步轻快地出了家门。


  “什么啊,”雷狮摇了摇脑袋,重新拿正速写本,他伸手摸上自己的脖颈,刚才安迷修嘴唇的温度好像还留在上面似的,皮肤以下都有些隐隐发烫,他脑海里蓦然跳出来前几天晚上他半醉不醒的时候和安迷修做的事,尽管疼痛也是鲜明的留下了印象,仍旧没法替换掉这个让雷狮神思混沌的记忆,雷狮低下脑袋,埋怨道,“安迷修真是莫名其妙……”



TBC

  


评论(48)
热度(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