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从结婚开始的恋爱(八)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预售地址:戳我超链接



  ※安迷修×雷狮,先婚后爱,狗血雷。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八)


  安迷修过了段时间之后收到办公室的快递,是寄给他的一封信件邮递,他拆开来,从里面掉出来一份邀请函。


  是雷狮寄给他的,LION L在国内的首场成衣秀。


  这天晚上他们正好在四季酒店的龙景轩定了座,晚餐吃粤菜。安迷修顺口问起来,雷狮这会儿正好夹了块叉烧送进嘴里,话都说不清楚,好不容易咽下去了之后又喝了口茶,才顺过气来解释道:“国内市场如果能打通的话,我们LION L的身价就能高个几倍啦。这么块大肥肉我怎么可能放过。”


  “但你最近不是在准备明年的米兰早春时装周的秀吗,忙得过来吗?”安迷修不解。


  雷狮听到这事就头大,他重重叹了口气:“忙不过来也得忙啊,我是老板嘛。”


  安迷修提醒他“别太辛苦了”,一顿晚饭吃得也还算是愉快,其实不只是雷狮,安迷修在的互联网公司就是以游戏为主的,他们游戏开发组的压力本来就很大,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不同项目被分出去,但是以他为组长的这一组都不是什么善茬,性格古怪的大有人在。不过怪人多是一回事,他们的工作效率也是真的高,又加上程序员亘古不变的加班,光是平日就已经够忙活了。


  他们马上就要推新的原创3DMMO游戏,测试和调整的工作又不太可能带回家里来做。


  安迷修拿茶壶给雷狮的杯子里又添满了茶,拖着脑袋说:“我之后也要开始忙了,我们新项目开始之后估计得持续加班个一两个月。”


  雷狮瞟了他一眼:“别猝死了啊。”


  “你担心我?”


  “?你脑子被门夹了吗,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在担心你啊。”和安迷修在一起时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安迷修总是会说出一些让他猝不及防的话,幸好雷狮刚才没有喝茶,不然保准一口茶水都喷出来。


  “两只耳朵都。”安迷修装无辜。


  “……”雷狮一堆骂词差点就飙出来,他想到这里好歹是米其林三星的餐厅,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才把话头给咽了下去,他岔开话题,“对了,安迷修,你应该已经收到我给你寄的邀请函了吗,那个是前排的贵宾席,你不要弄丢了啊,只有一份的。”


  “你怎么不直接给我,还要寄到我公司那边?”听雷狮提起,安迷修才道出他的疑问。


  “邀请函是公司里的人负责寄的,少个一两张贵宾席的会被人怀疑的……”雷狮喃喃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公司里除了卡米尔因为有血缘这层关系在,其他人还不知道雷狮已经结婚了的事呢。


  安迷修点点头表示理解,和他不一样,雷狮也不是个简简单单的设计师,毕竟可是国内现在最有身价的新锐国际知名设计师,他脑袋上的金字抬头多的去了,要是被曝光出来他已经结婚了,安迷修估计会被娱记扒地连根寒毛都不剩,况且这种事,如果不是像卡米尔这样憋得住话的人,而是喜欢闲言碎语的人给听见了,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候传到娱记耳朵里,指不定又要怎么报道了。


  安迷修在家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雷狮和他吐槽娱记有多烦了,看来是真的被搞怕了的。


  “你要记得来看我的发布会啊,”雷狮说,“别忘了。”


  安迷修点点头,心里想着:霸道总裁雷狮酱。


  他的内心旁白是绝对不能让雷狮知道的。

  



  雷狮一边要设计新的女装,一边又要和打版师确认剪裁方面的细节,还要天天跑动跑西去秀场的场地布置装潢,每天回到家里坚持到洗完澡,便再也没多余的力气干别的事了,倒到床上就睡。而苦逼的程序员安迷修也没比雷狮好多少,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加班到晚上十点以后的,以前单身的时候睡在公司的也就算了:或者说他以前可以说是在公司安家落户,他有两只睡袋,都放在公司办公桌的下面,一只是秋冬用的,一只是春夏用的,厚薄还不一样。


  而且公司还可以吃食堂饭,他们公司的饭堂大伯大妈手艺都很好,吃三百六十五天也不会厌的,经济实惠的安迷修先生非常满意。


  不过,和雷狮结婚之后,他就没有在公司里过夜了。就算加班到很晚,他也还是会赶着回家的。更何况,雷三少的生活习惯不是特别好,比如说在忙起来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洗浴完倒进床里,三秒钟就可以熟睡过去,但是他绝对会因为懒而选择不吹头发,他的头发天生偏软,洗完之后要用吹风机吹上很久才能干,雷狮嫌麻烦,就算第二天早上起来会头痛也不吹头发。


  等安迷修回到家里的时候,雷狮的头发还是湿着的。他只能认命地把吹风机从浴室里拿出来,坐在床上给雷狮吹干头发了之后自己再洗漱睡觉。为此安迷修还特意买了个新的吹风机,他们原来买的那个吹风机噪音太大,雷狮有间歇性的起床气,把他吵醒了的话,安迷修指不定会被怎么样踹下床。


  安迷修只开了盏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罩在雷狮的脑袋上,他睡得不太安稳,过会儿就要换个睡姿,安迷修把他的头发吹干,又将吹风机放了回去,这才关掉灯,自己从另一侧上了床。


  他撩起雷狮侧躺着睡而朝上的脸颊,轻轻说了声“晚安”。



  

  他本以为照工作进度来说,他是完全赶得上请出假去雷狮的成衣时装发布会的,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距离雷狮的秀开始的24小时前,他们的游戏程序突然检测出来一个极其麻烦的Bug,安迷修不得不留下来修Bug,他一只手翘着键盘,另一只手捏着手机拨号出去打通了雷狮的电话。


  雷狮人还在秀场,哑着嗓音做开场前的最后一次场地确认,手机在他裤子口袋里嗡嗡震动着,雷狮掏出来看都不看屏幕一眼就接起来。


  “喂?”


  “雷狮,我们这里突然有个大Bug要修,我还不知道还改到几点,明天可能去不了你那边了。”


  “啊?”雷狮愣了愣。


  他周遭是熙熙攘攘从身边穿行而过的工作人员,穿着制服的搬运工还在一箱一箱把东西往后台搬,雷狮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可能是因为太吵闹了吧,他都听不清楚安迷修在那头说了什么。他想。


  “没事的,”雷狮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就像是一片嘈杂的海,他听到自己在敷衍得说着,“你先管好你自己那边吧,工作要紧,不要太辛苦了。”


  雷狮率先挂掉了电话,他杵在秀场的舞台边上,也不知道怔愣了多久,等卡米尔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他才回过神来。


  “整场秀的第二个Collection的展示服装顺序你再去确认一遍吧,这套因为都是布料的颜色都是同一批的白色,我怕出错。”卡米尔说完,顿了顿,“大哥刚才在发什么呆?”


  “好,我马上过去……啊,刚才在想事情。”雷狮摇了摇头,“没事,我现在就去确认,卡米尔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也熬了很久吧。”


  “我还好,倒是大哥你,也好歹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卡米尔压低了帽沿,声音平平淡淡的。


  雷狮向他笑笑:“我知道了。”


  ——他知道个什么啊。卡米尔叹了口气。



TBC


评论(14)
热度(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