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从结婚开始的恋爱(九)(完结)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预售地址:戳我超链接,今天预售最后一天!】



  ※安迷修×雷狮,先婚后爱,狗血雷。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九)




  安迷修搁下电话之后心头一直突突突地跳,始终安静不下来,他心里过意不去——雷狮其实提了很多次,要让安迷修准时到现场,对于雷狮来说,这意愿表达的形式可以说是非常直接了当的。但是他却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没法出席,安迷修愧疚地话都不太说得出,咬着牙,只能加紧手里的工作。


  Bug太过于致命,幸好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公测,只是第二次内测,安迷修眼睛里都是盯着电脑屏幕太久产生的红血丝,游戏开发组的所有人几乎都是一脸快猝死的样子,安迷修就是里面看起来离死亡最近的那个,熬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几乎都有些崩溃了。


  但是整个游戏开发组里他是最有说话权的人,他要是倒下了的话,那别的程序员又怎么办:毕竟安迷修这个组长也不是白当的。


  安迷修去茶水间倒了杯水,他只有在最繁忙的时候才会抽烟,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已经抽掉了将近半包烟了。组里大多都是男同志,凯莉也是个烟民,她倒是不介意,只是安莉洁一直在后面皱眉,最后以安迷修带头的抽烟男士都被凯莉两句话骂得连烟都不敢抽,统统掐灭在烟灰缸里。


  安迷修看了眼时间,Bug才改到百分之八十的进度,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一直做下去的话,他是怎么都赶不上雷狮的时装发布会了的……


  他叹了口气,在茶水间里放空自我,脸都皱成个包子。


  “与其杵在这里叹气,还不如回去工作。”凯莉的声音冷不丁地在安迷修背后响起,吓了安迷修一跳。


  “你怎么出来了。”安迷修问。


  “唉……”凯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把嘴里含着的薄荷味棒棒糖拿出来,伸出另一只手把安迷修手里的咖啡杯接了过来,“你要去雷狮那边吧,那还一直呆在公司干什么。”


  “啊?”安迷修愣了下,“你怎么知道?”


  “本小姐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凯莉弯起唇角笑,“这个Bug有我和安莉洁在,肯定能解决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安迷修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赶过去的话,还来得及。


  他来不及多想,或者说,熬了这么久的夜,他已经没有多余的脑细胞多做思考了,安迷修谢过凯莉:“那就交给你和安莉洁了,回来请你们吃饭!”


  “要请鲍鱼料理哦~还有法式红豆布蕾。”凯莉狡黠地在他身后说。


  “你敲诈啊!”安迷修欲哭无泪,冲回办公室拿了车钥匙和邀请函就往楼下冲。万幸的是路上还没有太堵,等他七弯八绕找到秀场时,离开始时间还有不到五分钟了,安迷修火急火燎地往里面冲进去,他身上还穿着在公司上班时都有些褶皱了的衬衫和西裤,上面还有烟草和能量饮料的味道。安迷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不容易跻身找到前排的嘉宾席的位置坐下来,周遭灯光已经暗下来了。


  他不懂女装设计,走马观花地看完了整场秀之后也没多大的感觉,但在所有模特都走完之后,雷狮作为主设计师,从后面走上台前,携着穿着他设计的女装成衣的所有模特一起,和到场的嘉宾,记者,以及媒体博主,买手们致谢。


  安迷修的眼睛唰地就亮了。


  致谢之后的掌声里,雷狮偏过脑袋来,和坐在台下很近位置的安迷修眼神对上。


  他眼里满载着惊喜,紧接着,雷狮眯起眼睛,对安迷修笑了一下。



  

  就算雷狮路面只有短暂的功夫,安迷修还是注意到了雷狮的脸色不太好,照理说,熬过大夜的人,怎么说脸色也应该是蜡黄或是惨白着的,雷狮脸颊上却带着病态的潮红,怎么看都是发烧了的迹象。安迷修一直在嘉宾席的位子上等到发布会结束,才拉着一个工作人员询问了去后台怎么走。


  雷狮在休息室里。安迷修敲了敲门,没听到里面有任何声响。他不太确定地又高声叫了雷狮的名字,引得还没有离开秀场的工作人员都偏头过来看他。


  安迷修左右看看,犹豫着还是转开休息室的门进了室内。


  雷狮像个虾米一样缩在一张塑料椅子上,脸上比刚才在舞台的聚光灯下显得还要更红一些,他闭着眼睛,时不时还咳嗽几声。


  安迷修有些心疼,雷狮怎么说也是雷家的三少爷,怎么想都不会是个甘愿吃苦的人,但是在他自己专业的领域里,他却总是有极大的热忱,好像纤细的身体里装着个核裂变装置一样,有用不尽的能量。


  “雷狮,醒醒。”安迷修蹲下来,握住雷狮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一下他的身体。


  雷狮听到声音,眉头紧皱着,噪音和光亮都让他不太好受,他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安迷修在他面前骤然放大的脸。


  “你发烧了。”安迷修陈述道。


  “嗯……我知道。”雷狮在昨天早上后脑勺和后腰开始疼痛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是开始发烧了,但是秀不可能因为他自己的身体状态就改期,他好歹也是硬撑撑过来了,整场秀结束时反响也是极佳的,雷狮才放下心来到休息室想小睡一会儿的: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在这样的状态下还开车回家的。


  安迷修的手背贴上他的额头,手背皮肤下的热敏小体敏锐地感知到雷狮额头的烫热。


  “你的手好凉……”雷狮半睁着眼睛,脑袋在安迷修的手上蹭了几下,活脱脱像是只大猫。


  安迷修用手心摸了摸雷狮的脸颊,把他从塑料椅子上整个人抱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等雷狮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正睡在医院的病房里,手背一动,点滴的枕头插在他手背的血管里,头顶上挂着的盐水瓶还有好几只,雷狮只勉强辨认出盐水和退烧针,以及葡萄糖水的字样。他的视线移动到另一手,安迷修握着他的手,自己却已经趴在他病床床头睡着了。


  他盯着安迷修看了半晌,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姿势下,安迷修应该会睡得很难受,意图把自己的手从他手臂间抽出来,没料到只是轻轻动作,安迷修就蓦然被惊醒了。


  安迷修眼皮打架,不让安迷修睁开眼睛,他挣扎着打了好几个哈欠,视野才清晰过来,他对着雷狮笑了下:“你醒了。”


  雷狮摸了摸他下巴上长出来的短短刺刺的胡须,乐不可支,安迷修现在的样子是真的很符合他糙汉程序狗的形象,整个人都是没收拾过的样子。


  安迷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雷狮是在笑什么这么起劲,他站起来,在雷狮的额头上用嘴唇触碰了一下。


  “退烧了。”他说。

  



  雷狮复活回到家里之后的第三天,他爸给他打了个电话,难得地表扬了一下这次他的LION L在国内首场女装成衣秀的表现,再者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让他和安迷修准备一下,周末出席一个社交晚宴。


  安迷修这时候正好坐在雷狮身边,看他挂了电话之后一脸吃了苍蝇似的微妙表情,忍不住问:“谁的电话啊。”


  “我爸的,他让我们周末出席一个晚宴,好像是什么慈善拍卖会……”


  “哦,那要不把家里那件青瓷摆件去拍卖了吧。”


  “行。”


  转眼到了周末,雷狮从自己工作室带了套之前给安迷修做的西装回来,好歹穿在安迷修身上不会像他们头一回见面时那样,露出一种义乌小商品市场十五块钱批发的气质,人靠衣装,狗都要模样,安迷修换了合适的衣服,精神面貌登时不一样了。


  雷狮的直男改造,计划通。


  “说起来,这是不是我们结婚之后第一次一起出席晚宴啊?”雷狮坐在安迷修的车里,问他。


  “是诶。”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一起出席要以什么身份?”


  雷狮白了他一眼:“我是你老公,over。”


  拍卖会结束之后,所有参加晚宴的人都鱼贯一般去了隔壁厅,接连着是个酒会,雷龙只是简单和雷狮说了一次流程,雷狮勉强记住,带着安迷修跟着人群走。


  他自己不太会喝酒,有大批妄图和他打好关系以至于可以接触到雷龙的人都被他以“不胜酒力”拒绝了下来。待他在人群中端着杯水位都没下降过的香槟杯又回到安迷修身边来的时候,酒会厅中央的钢琴前坐下来一位年纪不大的男孩子。


  他把手指放在琴键上,按下第一个音符。


  安迷修看着面前向他踱步过来的雷狮,又看了看那个弹琴的男孩,记忆深处好像漫起来了什么。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在半岛酒店的餐厅的那次相亲,而是很早很早以前,他和雷狮都还是豆丁大小的时候,被父母带到晚宴上,那时候雷狮被雷龙要求着演奏了一支钢琴曲。男孩包子大小的脸鼓起来,似乎有些不服气,却没能反抗父亲的命令。



  

  安迷修笑了起来。


  他揽住贴到他身侧的雷狮的腰,飞速地在他唇瓣上亲吻了一下。


  雷狮满头问号:“怎么了。”


  安迷修笑着摇了摇头,声音轻柔地说:“我这个婚结得很值啊。”


  “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雷狮愣了愣,随即也低头笑起来:“那必须的,傻瓜安迷修。”

  

  


  END





评论(37)
热度(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