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香榭丽舍135号(一)

香榭丽舍135号


※设计师格瑞×新人模特金。雷且OOC。



Chapter 01

※推荐BGM:Gérard Darmon - 《Pardon mon amour》




  巴黎拉罗什富科路中的一所的建筑楼在打过下课铃之后,就读于法国高级时装学院的本科生们便从教学楼里三两成群地出来。金这天下课后去问了制版课的老师一些小问题,他问完之后才背着个双肩包跑出去,向在多媒体教室的后门口已经等了他十分钟的紫堂幻说了好几声抱歉。


  “你换了新的背包?”紫堂幻看到金气喘吁吁地停到他身边,偏过脑袋去看他身后的背包,那是个明黄色的帆布书包,背包顶上还有两个三角形,看起来是做成猫耳的样式,紫堂幻有些好奇地去捏了捏那两个黄色的猫耳。


  “是啊,我上个周末和姐姐在戴高乐大道街角的一家小店里淘到的,只要三十欧,超值的!”金一脸买到好东西的兴奋眼神,他转过身去向紫堂幻展示了一下他的背包,又把手里拿着的几张材料折好,拉开背包的拉链把材料放了进去,“你今天要来我家吃饭吗,我姐今天应该不在,不过我早上出门之前她在做鸡翅包饭——你知道的,她每次都是做一大堆好吃的东西,但自己又因为模特工作需要控制每天摄入的卡路里量,只能吃个小几口。”


  “你姐姐也真是很辛苦呢。”紫堂幻感叹,随即又很快露出开心的表情,“过来巴黎之后我就没有吃过鸡翅包饭了诶,那我就不客气了!”


  “要不要沿途回去的路上顺便买点喝的饮料,上次你送我喝的那个椰子汁是什么牌子的?我超爱那个。”


  “哦那个,我也不记得牌子,不过那个包装还挺好认的,应该超市都有的卖,回去在Tesco买两瓶大的1L装的?”


  “好耶。”金双手伸向天空,雀跃异常的样子活脱脱像个小孩子似的,他们还没走到路口的人行道上,老远就看到了有辆黑色的奔驰停在车道最边沿,金疑惑地多看了两眼,虽然读法国高级时装学院的学生大多家里都挺有钱的,但把奔驰停到校门口的还是不太多见,他凑到紫堂幻耳边问,“你之前有看到过我们年级的同学上这辆车过吗?”


  “没有诶……倒不如说我本来就不太注意这种事。”紫堂幻摇了摇头。


  金琢磨了半晌,走到奔驰车边上的时候又留心地瞄了瞄,才和紫堂幻往人行道的另一侧拐过去。他这时候当然不会想到,那时候坐在车子后座里面的那个男人,今后将会给他的生活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改变。



  

  紫堂幻吃完晚饭没多久就告别了金的家:他和秋住在巴黎市区边缘,接近郊区的地方,不过还算得上是交通方便,出门就是个地铁站,金每天早上挤地铁去上学。他的学费都是由姐姐秋来支付的,学艺术并不省钱,光是高中时购买画材耗费的就是一大笔欧元,万幸的是,他的姐姐在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就已经被IMG经济公司签约成了旗下的模特,到现在这么多年下来,积攒的人气足以让她代言好几个奢侈品品牌的法国地区,甚至还上了好几次法国版和意大利版《Vogue》的封面,抚养弟弟金对秋来说不会太过吃力。


  金收拾完碗筷,将还剩下的一点食物封好后放进冰箱里,又把碗碟全部放进了洗碗机,才跑去二楼的浴室泡了个澡。他湿着头发侧躺在沙发上,看Kindle上下载的科幻小说。


  时钟上的时间走过九点的时候,房门从外面被打开了,金抓紧了围在颈间的毛巾,他的头发比较厚,并没有那么容易干透,至少现在他把手指插进发间,还能感受到明显的湿润。进了屋门的女人在玄关脱掉脚上那双足足到膝盖以上的高筒靴,高筒靴是蛇皮的罗马细高跟,普通人绝对驾驭不了——不过秋可不个普通人。


  “姐姐,你回来啦。”金冲到玄关,在他的姐姐脸颊上亲了一大口,也不管秋的脸上还带着妆。


  秋换了拖鞋走进房间里,一副疲惫到极致的样子,她也给了金一个贴面的亲吻,坐到了餐厅的椅子上,才打开了随身背着的铂金包,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秋把信封递交给金,抬起眼皮看着金问道:“弟弟啊,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格瑞的?”


  “哈?你说的是谁啊,我不认识啊。”金莫名其妙地收了信封,翻过来看向正面的字样:香榭丽舍135号,格瑞,信封封套的LOGO是Chanel的,“姐姐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这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秋怒了怒嘴唇,示意金上面还有别的文字。


  “收件人:金。”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晃了晃身体,才把信封拆开来,里面掉出来一张A4纸打印好的信纸。


  金迅速扫了一眼,一字一词地念出声来:“敬爱的金先生,鄙人想邀请您参加这个月9日的模特试镜,这次试镜将决定我品牌的春秋高级定制时装秀和成衣时装秀的主要模特,格瑞。”


  “他是不是写错了名字?”金一副搞不懂事态的模样,他把手里捏着的信纸移交给秋看,又继续说道,“这怎么想都应该是寄给姐姐你的信吧。”


  秋把这封来自Chanel的试镜邀请从头到尾看了起码三遍,才抬起头来对着金说到:“非常不幸的是,这个邀请并不是冲我来的,而是你,金,我可爱的弟弟……你真的不认识格瑞吗?”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姐姐你已经重复了这个问题好几次了?”


  秋想了想,拿起餐桌上放着的电视机遥控器,转台换到一个时尚频道,电视里正好在播放格瑞的一个采访,秋指着电视屏幕上的银发男人,说:“就是这个人,Chanel新上任不到三年的设计总监,法国高端时尚的领军人物之一。”


  “这么年轻吗?”金惊呆了,他正儿八经开始学设计其实是今年秋天才开始的事,之前虽然在高中也曾经做过相关的课题,但进入法国高级时装学院后才是真正的起步,正因如此,他接触到时尚界不算久,要认清楚法国意大利的老派设计师的脸和设计特点就已经够呛了,还要记新锐设计师的名字脸还有品牌理念……那可真的饶了他吧。


  秋点了点头,说:“而给你寄这封邀请信的,就是这位格瑞先生。”




TBC




评论(19)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