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我们不要相爱番外:我们不要同居

我们不要同居

《我们不要相爱》番外二

推荐BGM:金泫雅/张贤胜 - 《Trouble Maker》



  安迷修和雷狮领证后的某一天。


  雷狮哼着歌,把钥匙插进安迷修家的大门锁孔里,轻车熟路地开了锁,踹开安迷修的卧室门。


  床上隆起个人形,那人脑袋缩在被子里,从被角只隐隐露出棕色的头发。


  雷狮才想起来要脱鞋:他竟然进门开始就是穿着靴子的,估计等安迷修清醒过来看到地上的脚印又要发疯。


  不过现在他没时间考虑到那些。雷狮坐到床沿,蹬了蹬腿,把鞋子踢到地上,想都没想,一屁股坐到了被子隆起部分的正中间。


  就听到被子下闷闷一声痛呼。


  他雷狮再瘦,骨架的重量也还是在的,更何况他还长那么高,用力坐下去真能把安迷修的骨头都坐碎了。


  “一大早的,干什么……”


  安迷修一出声,雷狮就知道他绝对是没睡醒,声音迷迷糊糊的。啧啧啧,国民健康养生部主席安迷修竟然熬夜,没按时起床?


  “起床起床,快点!”雷狮坐在安迷修身上,拽着安迷修身上淡黄底色棕色小马印花的睡衣,把他从床上拉起来。


  安迷修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个大哈欠把雷狮从他身上抱下去:“饶了我吧雷狮大大,我昨天晚上通宵修完我们在佛罗伦萨拍的结婚照,眼睛都睁不开了……”


  “结婚照你急个毛啊,”雷狮瞥了瞥他,把安迷修往浴室里推,“去洗漱,现在,马上,立刻。”


  “你今天打了鸡血吗?”安迷修看雷狮一脸兴奋的样子,抓了抓脑后的头发,不理解对方的point在哪。


  雷狮在浴室门口探出个头来:“等会儿去看房啊!”



  

  安迷修住的小破房子离市区实在太远了,来来回回很不方便。都是结婚了的人了,总不好天天把安迷修往海盗团的屋子里带,雷狮的妈妈等雷狮和安迷修蜜月旅行佛罗伦萨玩完,回到纽约之后,就连续不断地打电话撺掇着让他们赶紧买房。


  雷狮听得耳朵都要起茧,边敷衍他妈边在心里吐槽:他妈明明是在他们领证之前的一周才见到安迷修,怎么现在关心安迷修比关心他还要来劲,是不是他亲妈啊……


  可能是因为他妈在雷狮耳根子边上烦了太久,雷狮一开始就直觉会很麻烦。


  但想了想海盗团住的那个房子隔音确实有些糟糕,出于X生活方面的考虑……买房好像的确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


  反正他也不缺钱,——下半身性福还是很重要的。




  安迷修瞌睡还没醒,到房地产中介的路上是雷狮开的车,安迷修脑袋歪着贴在宝马的内车窗里,半张脸都被颠得感觉要变形了。


  他自己倒好,睡得跟死猪一样沉,等到了地儿才醒过来。雷狮送了他好几个白眼。


  之前雷狮他妈拖着雷狮来过卖房中介看房,挑了好几个都是和海盗团的房子不远,地处市中心的高级公寓。


  安迷修不知道有着一出:他只记得他昨晚做结婚照的修片后期做到了天都快亮,一大早还被雷狮拉出来,迷迷糊糊就上了车,等他清醒的时候,面前是几个公寓房的户型图和实景照片,还有下面价格栏写着的天文数字。


  好多零……安迷修头晕眼花。


  “看照片没感觉啊,”雷狮用手肘怼安迷修的肱二头肌,拿手上的册子给安迷修看,指着里面一个跃层式的公寓房给他看,“这个怎么样?”


  “挺好的。”老实话,确实还行,不过照片大多比较丰满,现实有可能很骨感。


  雷狮和中介说:“能去实地看房吗?”


  安迷修偷偷摸摸看了眼照片下面写的价格。



  

  公寓房是已经精装修过的商品房,黄金地段,但意外地不怎么喧闹。


  超出雷狮的预料,这公寓房比他想象中地要好太多,他见过太多照片欺诈的户型,现在一看这间房子确实不错,装修是北欧风格的,家具除了白就是海蓝色,夏日里显得温馨而清凉。


  “安迷修——”他上了二楼,发现卧室还带有一个大露台,兴奋地冲到楼梯口大声喊安迷修的名字。


  他男人没过多久就上了楼。风吹过雷狮的头发,把他扎起后还是过长的头巾撩起来。


  “我们就买这个吧,我喜欢这套公寓房!”雷狮转过头来,对安迷修说着。


  安迷修脑子里一闪而过刚才看到的赤红色的房子全款价格,头一阵大,就差没唉声叹气了。


  但他最后还是没办法似的失笑,应允了雷狮之后揽过他的腰,喃喃着“应该可以分期付款的吧……”,和雷狮在露台上接了个缠绵的亲吻。



  

  可能是考虑到安迷修的心理建设问题,雷狮没有财大气粗地就全款付了,首付是他和安迷修一人一半付的,住下来之后安迷修把以前的荒郊野岭的那小房子退了租,东西搬了两三次终于全部搬完了。


  雷狮嫌卧室的床不够大,非要换。家具市场跑了好几趟,才定了个他完全中意的床。还是没现货的,雷狮坐在家具市场里想了半天,最后和销售经理的小姐姐说:“那直接把这个样板床卖给我们吧。”


  样板床上面罩着塑胶膜,本身就是完好无损的,要他等一整个月?他才不干。


  当天晚上那张本白色的样板床就被装了拆拆了装,进了他们家卧室里,雷狮洗澡洗到一半,才想起来没有拿睡衣,在浴室里大声叫安迷修让对方给他拿睡衣。


  结果睡衣没拿来,安迷修也裸着进了浴室。


  从花洒下来的水温度本该是正正好的,两个人挤在一起就好像愈发热,安迷修挤进雷狮的身体里的时候他无法自持地扬起脖颈,明晃晃的浴霸灯在他视野里飘忽。


  安迷修从后面进来,他在淋浴房的瓷砖地板上差点站不住脚。


  做完之后安迷修扶着他给他清理身体里留下来的东西,哗啦啦的水,混着两个人的东西,冲进下水道里。


  ……感觉倒是蛮爽的,两个人独处的房子里,可以不用压抑声音,雷狮对此很满意。


  不过安迷修好像也做得有点太过了,那里的异物感等清洗完了之后还是久久不能消散,雷狮觉得自己双腿都并不上,难受地要死。




  也不知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半夜里雷狮起来喝水,迷糊间水杯打翻,白色的短袖T恤被水沾湿后紧紧地贴胸口的皮肤上。


  等安迷修被他的动静吵醒,安抚性的亲吻还没来得及起到它该有的作用,就已经挑起天雷地火。


  两具年轻的身体很快又缠在一起,呼吸融合着,把整个卧室的空间都占据地满满当当地。


  雷狮最后是累到昏睡过去的,安迷修大概真的是打了鸡血,都不知疲倦似的。

  



  被子是新换过的,还带着洗衣机里出来的香氛味,背上裸露出来的皮肤被太阳晒得暖烘烘地,雷狮在被窝里睁开眼睛,面前是安迷修的小马睡衣,领口开了两颗扣子,再往下一点能露出一点若隐若现的他昨夜留下来的抓痕。


  雷狮一动,被子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视线移动,对上两汪绿色的潭水,是安迷修的眼睛。


  他像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抱住在同一个被窝里的安迷修。


  “早安。”



FIN


评论(18)
热度(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