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我们不要相伴(二)

我们不要相伴


  ※娱乐圈,私设多,欧欧西。我们不要相爱的后续。



Chapter 02.


  安迷修不是第一次陪雷狮来这家吉他店了,距离downtown有一段路程,他们等于是绕了个远路。


  不过吃完饭,兜兜风也不赖。更何况阳光这么好。


  吉他店的店主是雷狮认识的一个波兰男孩Brian,一头红发,脸上有点小雀斑,长得挺清秀的。安迷以前来的时候还在想,Brian的女朋友应该也会像他这样清清秀秀的吧。结果某一次雷狮带他来这儿的时候,隔着玻璃窗看到了Brian和他的纽约本土小男友在店里接吻。


  自从和雷狮在一起之后,他感觉自己已经遇到了很多弯的男人了。要放在以前,安迷修根本想都没想到过。


  世界真奇妙。


  “你不要朝着店里的玻璃窗外面做这么扭曲的表情好不好,万一把要进来买配件的顾客吓得不敢进来怎么办,Brian还要做生意的啊。”雷狮拿了替换的琴弦,在收银的台子上刷卡付款,一转头便看到安迷修一秒换一个表情的傻样。


  他双手捏住安迷修的脸颊两侧,施力往外扯。


  “好玩。”毫无愧疚心的雷狮评价道。



  

  雷狮买好琴弦,一路都在哼歌。他心情好,随便哼的歌也悦耳。


  下午五六点的光线正好,太阳不晒人,风也不冷冽。安迷修把窗户全部都摇了下来,他们到downtown之前的这段距离,雷狮都得以借机吹会儿风。


  遂了他的愿了。


  还记得他上午的时候想干什么吗?


  ——“他突然想冲下楼去开敞棚跑车,兜风加晒太阳,才是这个季节该做的事。”


  虽然不是跑车也没有敞棚,只有安迷修的NISSAN蓝鸟。


  安迷修专心地看着眼前的路,雷狮托着腮看他。


  额头连带着鼻梁,再一直到嘴唇和下巴,雷狮用视线描摹过安迷修的轮廓线。


  帅哥啊,不说话的时候看真的养眼。


  可惜别人没机会了,他已经把他栓起来了。


  他是我的。


  雷狮想到这里,眉眼弯弯,晚稻的稻杆。

  



  雷狮闭着眼睛,差点没睡过去。


  暖暖的阳光蚕茧一样包裹着他,就算他没有午睡的习惯,也不免有些犯困。


  他在安迷修因为红绿灯的间隙而暂时停下车子的时候睁开眼睛,眼看着已经在快到家的路上了,浑身一震,向安迷修喊道:“啊,下一个街口停一下车!”


  “嗯?”


  “买瓶红酒晚上喝喝呗,反正休假嘛。”雷狮说着,就往后座把他的包拿出来,在里面一通翻找。


  “唉安迷修,你带了ID卡吗,我忘记带了。”


  安迷修拍了拍自己的钱包:“我带了,等会儿停了车我去买吧。你拿着你的ID卡去买酒,也不怕被认出来吗。”


  “哪有那么多人听Rock,上次我还在我们家小区的广场和大爷大妈一起跳广场舞呢,大妈们听都没听说过海盗团这个乐队,还以为是电影呢。”


  “……???”安迷修愣了愣,“你啥时候去跳的广场舞?”


  重点不对吧,安迷修同志。


  “上次你去哥伦比亚的时候。”



  

  夜空黑的像只翅膀巨硕的乌鸦,晚间的风变成了可怖的猛兽,灰蒙蒙的厚云层飞快地流过夜空。像是要下雨了。


  晚餐煮了意面,烟熏三文鱼和青酱一起和面条拌在一起。


  雷狮从以前开始酒量就不怎么行,喝酒还容易上脸,一杯下去两颊已经飘红了。像朝阳似的,他皮肤白,红透了跟个水蜜桃似的。


  酒足饭饱,安迷修把碟子盘子全部放进洗碗机。


  雷狮从沙发上站起来,脚步趔趄地跑到他面前来。


  中途还跑掉了一只拖鞋。Muji的灰色拖鞋孤独地躺在地板上。


  “要不要跳舞?”雷狮问他。


  虽然他这么问了,但安迷修很清楚,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来征求自己的意见的。就和他想的一样,雷狮问完的下一秒,就已经拽住了他的手臂,在落地窗前面慢悠悠地晃荡起来。


  他酒劲上头,脚步都是不稳的,安迷修本来就不会跳舞,担心他发神经会摔倒,只好架着雷狮的手臂。


  “休假真好啊。”晃悠到后来,雷狮牵着安迷修,带着他一起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整个人趴在安迷修身上,大声说道。


  “那干点休假该干的事?”情调正足,安迷修问。


  雷狮双手撑在安迷修胸口,撑起上半身来,看着被他压着的安迷修。


  他男人。


  “那当然……”雷狮乐不可支地笑起来,贼兮兮地凑上去轻轻咬了咬安迷修的下唇,带了几分玩耍的性子。


  安迷修可不准许他不专心,他的手扣住雷狮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亲吻。



  

  第二天果然下了雨。窗外噼噼啪啪地响,天也是灰蒙蒙的,怀疑能见度只有五米。


  雷狮是被雨声吵醒的——不过也是时候起床了,床头柜的电子时钟显示着11点都已经过了。雷狮拖长了音调“啊——”了声,仍旧在被窝里直挺挺地趴着。


  腰好酸……又不是平时不做,安迷修给他留点早上起床的力气行不行啊!


  雷狮动动嘴皮子,小声呢喃着问候了安迷修的祖上八代。


  安迷修应该在家,他闻到了奶油玉米蘑菇浓汤的味道了,雷狮刚想叫安迷修的名字,他搁在房间角落的手机开始疯狂作响。


  雷狮咂了咂舌,扶着他酸疼的腰,找到手机之后接起来。



  

  “你醒了。”


  过了没多久,安迷修炖完了浓汤,回到房间里发现雷狮已经起了床,蹲在房间角落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黑发的蘑菇。


  “干嘛呢,Cos沉思者?”安迷修拍了拍雷狮的肩。


  雷狮抬起脑袋来,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


  他现在知道雷狮昨天看他在吉他店思考人生的样子时,是什么心态了。


  雷狮手里捏着手机。刚才的电话是他的经纪人打给他的。


  “我的休假小鸟一样不回来。”雷狮说。


  “怎么了?”安迷修不明白雷狮为什么突然唱起歌来,但没有吐槽他。


  雷狮提起来就想摔手机:“我得在圣诞节之前出一个solo专辑,该死的,现在才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TBC


忙到暴毙,昨天写材料写到十一点多,挡不住睡着了就没写更新………………写完更新我又要继续写作业去了。

评论(20)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