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我们不要相伴(三)

我们不要相伴


  ※娱乐圈,私设多,欧欧西。我们不要相爱的后续。


Chapter 03.


  海盗团和ICM经济公司签的是十年的约,今年已经是海盗团的第七年了。雷狮在他们出道第三年的时候出了第一张solo专,反响还不错。经纪人考虑到卡米尔这一年出国读研,整个团的人气可能会有所下降,打算让雷狮筹备一张新的solo专:就算是在海盗团中,雷狮的人气也是最高的。


  海盗团在ICM经纪公司的大楼里有一间自己的工作间,尽管他们四个人练习一般都在以前四人一起住的那栋房子里,但录音和后期向来都是在公司的工作室里完成的。




  他接到经纪人的电话,是在三天之前的事了,但这两天间,雷狮在家里绞尽脑汁,也才写了一小段intro。


  雷狮自己也知道自己状态不佳,那天晚上他平躺在床上,两眼空空地盯着天花板。


  安迷修看完书,从书房回到卧室里,就看到雷狮手里还拿着纸和笔,人却已经以一个极不雅观的姿势躺在床上了,他上衣往上拢起,露出一截白瘦的腰。


  “干什么呢,也不怕着凉。”


  安迷修坐到床沿,拿了一边的软毯盖在雷狮身上。


  雷狮看到面前冷不丁地出现一张安迷修的大脸,愣了愣,趁着安迷修偏过头去的时候咬住了他的耳垂。


  “怎么了啊。”安迷修耳根子附近特别怕痒,雷狮咬住他耳垂的时候,呼吸像是温暖的羽毛似的扫过他的耳廓和耳根,安迷修笑了笑,把雷狮从床上抱着坐起来。


  “我在家里写不出曲子。”雷狮把脑袋搁在安迷修的臂弯里,“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拿错了行李箱吧,我那时候是去南非旅游的时候顺便找灵感写曲子的。”


  “嗯,当然记得。”


  安迷修的声音从雷狮头顶上传来,雷狮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你有什么打算吗,去哪里玩?”安迷修吻了吻雷狮的发顶,雷狮下午吃晚饭之前才洗的头,脑袋上还都是一股洗发露的柠檬草味。


  “没想好。”雷狮如实回答,“不过在去哪里之前,我打算从明天开始,每天早起去ICM的大楼里写词曲。”


  和养生保健委员会会长安迷修不一样,雷狮的生活作息可以说是一团糟:结婚之后因为和安迷修住在一起,已经耳濡目染了一些健康习惯了,但早上早起对他来说还是件难事。


  安迷修从写第一本书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现在因为两个人同居,稍稍有些变化,不过雷打不动早上七点起床,洗漱吃早饭,写个三四千字左右,雷狮差不多已经醒了——基本快到中午了,做顿简餐当中饭吃,下午他有时候会出门,回到家里再搞卫生。


  雷狮有时候觉得安迷修像老妈子似的。他妈根本不会天天在家里清洁地板,更何况他爸家里还有女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雷妈妈平日里的爱好就是去去美容院和沙龙,再约约小姐妹出去shopping,享受信用卡刷pos机的快感。


  不过雷狮很早就离开家了,他和卡米尔一年才回一次家里,也就是圣诞节之前回去吃顿饭。


  “明天记得叫我起床。”雷狮这么说完之后,就把纸币都啪的丢在了床铺上,从安迷修怀里爬起来,光着脚跑去洗漱。


  安迷修看着被雷狮踢飞的两只拖鞋,弯腰从地上捡起来,捏着双拖鞋去浴室给雷狮穿上。



  

  雷狮背着吉他包,在玄关处坐着穿鞋,系完鞋带的雷狮拍拍屁股站起来,转过身去和安迷修说:“我走了啊。”


  “早点回来,晚上吃天妇罗。”


  “哦。”


  雷狮有些别扭地在玄关杵了会儿,正当安迷修想问他是不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就见他穿着鞋踩上地板,在安迷修嘴唇上亲了一口。


  “我走了!拜拜!!”他一只手拽紧了吉他包的背带,转过脑袋就飞奔出了门。


  “……”安迷修看到眼前沉重的公寓门被爱人从外面碰上,闭门声在早晨这样的时间段绝对算不上是轻的,“害什么羞啊,那家伙。”


  安迷修站在玄关,看着门板低声笑了笑。




  他鲜少看到早上九点纽约的天空。


  尽管不到气温最高的时间,但早晨的阳光正好是斜射的,刺眼地很,雷狮在他的车里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墨镜,早高峰几乎把他的耐心都磨光了,等把车子开进ICM大楼底下的地下停车库的时候,他还是一副臭脸。


  刷了门卡进工作室,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敲门。


  他开了门,是他的经纪人Alexander。


  “早。”


  “早……我第一次见你怎么早出现在ICM,难道你昨晚通宵到现在还没睡吗?”Alexander也愣了愣。


  “我是早起的好不好……”


  雷狮的心里出现硕大的六个问号,难道他在他经纪人的眼里都是个每天晚睡晚起的人吗。


  好吧,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不如说海盗团的四个人里只有卡米尔是会每天早起的。


  帕洛斯、佩利和他,三个人都可以搞个“谁在床上赖的时间最久”比赛了。


  “来的正好,你的新专里加一个feat吧。”


  “谁啊?”雷狮心里有些不爽,表面上却还是客套地问道。


  “公司新要退出的组合U4O的队长,Greed。老板想让你帮忙带一下新人。”


  经济公司搞老人带新人这种招数,简直是屡见不鲜了,海盗团因为是乐团,之前不太有feat带新人的情况,但现在雷狮是个人的solo专,会遇到强行塞新人过来的事,他也想到过这个可能。


  “我知道了,我先写曲词吧,哪天有空把那个Greed带过来工作室这边,我再给他选feat的verse吧。”


  “帮大忙了。”Alexander握着雷狮的手说了好几声谢谢,又看了眼手表,“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先去工作了,写曲顺利。”


  “嗯,你也是。”雷狮抿起嘴唇笑了笑,看着经纪人走远之后才“啪”地摔上了工作室的门。


  他本来就因为写不出曲子够心烦了,现在又丢过来一个什么组合的新人让他带feat,他一个头都两个大了。


  该死的。



TBC




评论(12)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