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明日列车(01)

明日列车


※原作背景+ABO+大量私设。



Chapter 01


  丹尼尔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放的已经被摁灭的烟蒂几乎要溢出来了,裁判厅里忙碌的裁判球机器人比以往的数目还多上一些。在身边最贴心的裁判球在他耳边第八次宣布系统病毒的消除任务失败了之后,他把最后一支香烟掐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试图消除了这么长时间了,入侵凹凸大赛系统的这个病毒对参赛者已经开始产生影响了吧。”

  “没必要继续瞒着他们了——可能这个病毒的影响会让这届的凹凸大赛更早结束,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丹尼尔说完,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把衣领仔细地掖好,走出了凹凸大赛的裁判厅。


  凹凸大赛的系统程序被入侵了,被入侵的病毒源头不明,且短时间内还没有办法消除这个病毒。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会对所有参赛者的人体体质产生影响的系统病毒——现在暂时被命名为,ABO病毒。

  “……暂时还不明确每位参赛者会受到什么程度的影响,现在可以告知给参赛者们的信息是,这个病毒会进一步分化成Alpha,Beta和Omega这三种第二性别……”

  雷狮这会儿根本没有注意听全息投影在凹凸大厅正中间的丹尼尔在说什么,他脑海里几乎被烦躁占据地满满当当:刚才凹凸大赛系统广播通知所有参赛者到凹凸大厅,他下了载具往正厅走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白影向他直愣愣地冲过来,眼看着要撞上他的时候,雷狮顺手拽了面前的人一把。

  却不料那人一个重心不稳,拖着他就往地上倒。

  好巧不巧,对方带着雷狮一起滑倒之际,嘴唇正好对嘴唇地碰上了。

  更令雷狮崩溃的是,他仰躺在地上,对方拖着他的后脑勺不至于让他脑袋着地,但当他看清楚面前的人那张脸的时候,心里一股子无名火就燃起来了。

  安迷修!!!

  安迷修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雷狮一脚踹在安迷修的肚子上,他都还来不及从地上接着他使劲用袖口擦拭起嘴唇,力道之大几乎都要把嘴唇擦破皮了。

  他刚才为什么要率先跳下载具,而不是等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一起过来,真是倒霉绝顶。雷狮越想越气,脸黑了一大片,再抬起视线时,安迷修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向他伸出手。

  “对不起啊……我的钥匙扣刚才掉下来了,我过来捡,没想到你会从这个方向走过来,恶党,你有没有哪里被撞到?”

  “……”雷狮正想质疑他不打算对之前的事做什么解释吗,他突兀地察觉到安迷修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清新味道,雷狮挑了挑眉头,嘲笑安迷修:“你喷了香水吗,不过就是来凹凸大厅听丹尼尔那家伙的废话,有必要?”

  “没有啊,是你自己的香水味吧。”安迷修拎起自己的衣领闻了闻,也没感觉到雷狮说的什么香水味,他凑近雷狮,指着他后颈附近反驳道,“明明就是你身上传来的味道,你少诬赖我。”

  雷狮心中升起了一串问号,但他眼尖地看到凹凸大厅门口,卡米尔带着佩利帕洛斯往他这个方向走过来,思索了一秒后,他放弃了和安迷修就此问题纠缠下去。他向安迷修冷哼一声,低声说了一句“下次再找你算账”,才故意擦着安迷修的肩膀往相反的方向过去。

  这段插曲让雷狮在听丹尼尔通知的时候心不在焉,也就错过了最重要的部分,待全息投影的裁判长解释完了原委,凹凸大厅内一阵接一阵的抱怨声此起彼伏。

  “如果这样的试炼都无法通过的话,凹凸大赛前面的路也许并不适合你,这是一场残酷的比赛,请参赛者自行做好心理准备。”丹尼尔说完这句,通过全息投影扫视了一圈大厅内所有的参赛者,又说道,“那么,请参赛者继续加油,展示出你们最强的实力。”

  雷狮尽管没有仔细听丹尼尔之前的解释,但身边一些排名垫底的参赛者的抱怨却听了个一清二楚。他咂了咂舌,脸上满是不屑:“反正无论怎么样,我们雷狮海盗团都会赢下来的。那些胆小鬼就等着给我们铺路吧。”

  “大哥。”凭卡米尔的直觉,他从进入凹凸大厅开始就觉得雷狮有些不太对劲,那时他看到一个栗发的男人站在雷狮身边,背影有些熟悉,多半是他大哥的老对头安迷修,便没有再多问。现在看到雷狮又恢复了以往的霸气,放下心来。

  “卡米尔,”雷狮转过头来对卡米尔笑了笑,然后面露尴尬地低下身来凑到卡米尔耳边悄声问,“刚才丹尼尔说了什么啊,我在想事情,没听清楚……”

  卡米尔觉得自己刚才的放心纯粹是个错觉。

  

  雷狮跟在卡米尔身后,他的雷神之锤被他架在肩膀上,一只手握着下端的锤杖。雷狮咬着下唇消化卡米尔刚才复述给他的,关于凹凸大赛系统被入侵的情报。临近走出凹凸大厅时,雷狮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让他们先走。

  “?”卡米尔疑惑地看了一眼雷狮,还是点了点头,彻底迈出凹凸大厅的门之际,他转过身去又看了一眼雷狮的背影,对于雷狮要去解决的事情,他心下隐隐约约有了预感。

  安迷修转着钥匙圈,正思索要不要在上面配一个有吊坠的钥匙扣,面前冷不丁地出现了一柄巨锤。

  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雷狮的元力武器——雷神之锤。

  他们曾经交战过无数次,安迷修被雷狮重创过,雷狮也有在和他的斗争中有过再起不能的时候。至今为止,他们之间的战绩都可以说是不分伯仲。

  “淘汰赛期间,我们必须得做个了结了。”雷狮把锤子收回来,重新架在了自己的肩颈上,他稍稍仰着下巴,眼神锐利地像是猎食的凶恶秃鹰,“刚才的那个意外……我会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的。”

  安迷修把钥匙串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扬起视线,和雷狮四目相对。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同你说的话,恶党。”他说,脸上是认真的神色,“前提是,你能够做得到的话。”

  一个真正的骑士,是不会逃避对手的挑衅的,更何况对方的宣战来的那么正式,他自然也要用最认真的态度去面对他的对手,安迷修握紧了双手的剑。

  “我会亲手杀死你。”安迷修说。

  “你就尽管做梦吧。”雷狮的嘴角动了动,嘲讽十足地笑着说道。

  下了战书,雷狮神清气爽地回到海盗团四个人乘坐的载具上,飞船的指纹声控引擎已经被卡米尔启动,正正好地停在显眼的地方,等着雷狮的归来。

  他踏上坐进载具的机械阶梯,夕阳西下,天际在他背后尽被红霞渲染,像是在他的肩上镀了一层属于王者的披风。

  “出发吧。”他抿起唇角,一如既往的笑复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向着正在操作驾驶系统的卡米尔说道。

  

  几天前,漫长的预赛终于结束。

  那也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黄昏,雷狮坐在深渊森林的一棵老樟树的树杈上,遥远的天空像是被鲜血染红,黑压压的云层以极快的速度流动着。他们的积分足够让他们在预赛中名列前茅,暂时还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更何况他此前还将嘉德罗斯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当然了,雷狮也清楚嘉德罗斯绝没有拿出正常该有的实力,但尽管如此,雷狮仍旧不能将他赶尽杀绝。

  积分排在最前面一百位的参赛者,不管是本意如此,抑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到达此处,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们现在都站在那些不到一百位的参赛者的尸骸之上。

  雷狮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手指的骨节因为用力都微微泛白。

  复数条人命像是巨石一样压在他的胸口,但就算是这样,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要说为什么的话,他有着,比死亡更重要的,一定要完成的事情。

  他在那时,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无论面前的是怎样的荆棘,他都一定会斩断它们。带着这样的想法,雷狮在一开始就没有将这个得以入侵凹凸大赛系统的ABO病毒放在眼里。他生来就有几分傲气,他有着那样的资本。他也鲜少尝到失败的滋味,人生的字典里永远是胜利的锦旗。

  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的自负,雷狮这次偏偏就在这里栽了跟头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像他想象中的那么轻易地跨越过去的。

  ——这支病毒的影响,让凹凸大赛参赛者积分排名第三位的雷狮,体质分化成为了Omega。

  

  TBC

  

  

  

  有朋友问我最近干嘛去了,怎么人影都没了。

  上课写作业写论文,天天开会加班,每天回到家洗漱一下就能倒头睡着早上三四点就起床看文献做作业,太忙了,可能下旬会稍微空一点,唉,希望我不要猝死。

  毕竟有将近二十多天没有写文,手感也不是特别好,见谅了……


评论(19)
热度(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