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约稿请私信。

WEIBO@精神病患溫顧君
CPP@温顾

© 温顾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我们结婚了

《从结婚开始的恋爱》番外


  我们结婚了



  1.

  雷狮和安迷修结婚之后,把自己的狐朋狗友带出来见了面。

  安莉洁和卡米尔坐在咖啡厅的卡座里,面面相觑了一刻钟之后。

  卡米尔:大哥受你们照顾了。

  安莉洁:安迷修也是。

  安迷修&雷狮:你们对我们到底有什么误解???


  2.

  秋冬时装周结束之后的某一个晚上,雷狮摸着下巴,拿着本娱乐周刊,看得一脸纠结。

  安迷修:你咋了。

  雷狮:你觉得我黑眼圈深吗安迷修?

  安迷修:还好吧。

  安迷修说完之后,又走到正面去看了看雷狮。

  安迷修:呃,好像有一点。

  雷狮:秋冬时装周上我的照片,竟然、竟然有黑眼圈,我决定了,我要改变作息。

  连续几天的晚上,雷狮都在安迷修身边翻来覆去到三点多才睡着。

  一周后,安迷修受不了了。

  凌晨三点。

  安迷修“啪”地把眼罩摘掉:你到底睡不睡了。

  雷狮:我睡不着!

  安迷修:……

  安迷修:那你别睡了。

  安迷修的手伸出去把卧房唯一开着的一盏暖色小灯给关掉,他翻了个身整个人都压住了雷狮。

  春色旖旎。

  第二天早上。

  雷狮看着自己镜子里面仍旧没有半点消下去的黑眼圈,下午的时候黑着脸出门去买了盒眼膜。


  3.

  安迷修最近在看《○国有嘻哈》,在家里唱垃圾freestyle。

  雷狮被他烦得头大:你别唱了行不行,你拍子都踩不准。

  安迷修:那这样呢?

  ~安迷修rap中~

  雷狮:我觉得不行。

  ~安迷修rap2中~

  雷狮:我觉得很普通。

  安迷修:你不是不看《有嘻哈》的吗???

  雷狮:关你peace,看你的电视

  安迷修:句末单押×2

  雷狮:……你闭嘴吧。


  4.

  雷狮第二年夏天没再去海边晒太阳了,可能是头一年他们去马尔代夫度蜜月的时候被晒得太凶,怕了。

  但是他又想泡水。

  咋办?

  他纠结了一周之后,终于还是拖着安迷修回了雷家在市郊的庄园别墅:别墅里有室内的大泳池。

  不过至于他们在室内泳池里做了些什么,是不是仅仅只是在游泳……

  雷狮说,不能说出去。

  就请看官们自行想象了。


  5.

  俗话说人都有黑历史。

  雷狮的黑历史是他刚上大学的时候的造型——长发,头发尾端有红色和绿色的挑染,看起来就像个杀马特少年。

  安迷修翻着雷狮的相簿:还是雷狮的妈妈翻出来给安迷修看的,雷狮正好去上班了人不在家里,安迷修得以看到珍贵的雷狮黑历史。

  他又往后翻了几页,雷狮戴大颗黑曜石戒指,脖子上金链子挂着,还有穿着破洞牛仔裤和睡衣一样的oversize上衣的照片不胜枚举。

  他正想嘲笑雷狮,再往后翻了一页之后就看到雷狮剪短头发,西装革履的照片。

  安迷修:???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雷狮之后回忆:大一刚入学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厉害啊,皇家艺术学院诶,不是人人都能进的,那时候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觉得那种杀马特造型很酷。后来上了大三,和社会慢慢接轨了之后,就开始不那么随意地穿着搭配了——设计师的圈子里,也还是多少会有比较的。

  安迷修似懂非懂:哦。


  6.

  安迷修的黑历史。

  安莉洁某天给雷狮发了份邮件,雷狮点开来,邮件带了个视频附件。

  点开来,是安迷修做舞台剧演员的录像。

  雷狮看了一会儿都没找到哪个是安迷修,他微信滴滴安莉洁:里面有安迷修吗。

  安莉洁:有啊,就是那个马雕像。

  雷狮:……


  7.

  雷狮一季度的时装周结束之后,在家里闲得抠脚,但是安迷修刚好进入他们游戏制作的重要时期,忙得不可开交。

  雷狮这天突发兴起,拎着包就往安迷修的单位跑去。

  不料在门口被前台的小姐姐拦下来了。

  雷狮穿着套银灰色的西装,戴着副LV的墨镜,看起来就很像土豪老板。

  雷狮:我找安迷修。

  前台小姐姐:先生您有预约吗?

  雷狮:没有,我是他家属。

  前台小姐姐:那请您在这里登记一下吧。

  雷狮唰唰签了名。

  前台小姐姐目送雷狮上了电梯之后,才看了一眼登记簿上写的名字。

  卧槽,她看到了什么,LION L的品牌创始人首席设计师雷狮???

  等等,他是不是说自己是安迷修的家属。

  他们是什么劲爆关系?

  前台小姐姐又想到之前公司上下都在传的安迷修已经结婚了的传言。

  这……卧槽,不会吧。


  8.

  雷狮的爸妈倒是催了几次他们赶紧去做试管婴儿,雷狮烦得要命,和安迷修说:我们先养只宠物好了,你喜欢狗还是猫?

  安迷修:猫吧,不用遛。

  雷狮隔天就抱了只蓝猫回家。

  猫特别喜欢咬安迷修的手臂,似乎是把他的手当成是磨牙的用具来啃的,安迷修手上都是浅浅的咬痕,欲哭无泪。

  雷狮:不就是被咬了几口嘛,都没咬出血来的,你嚎什么。

  安迷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说的其实不是这个。

  雷狮丝毫不懂他到底什么意思,拿着浴巾就进了浴室去泡澡。

  毕竟是周末的晚上,第二天两个人都不用去上班。

  晚上自然会放松一点。

  也更放肆一点。

  雷狮在安迷修身上被他托着臀上下移动的时候,身上没一处不是肉粉色的。

  他忍着快意,在呻吟的间隙咬住了安迷修的肩膀。

  安迷修淡淡笑了一下。

  其实他们家已经有一只大猫了。

  咬痕多一点也无妨,反正都是甜蜜的印记嘛。


END

评论 ( 7 )
热度 ( 8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