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安雷】我们不要相爱(十九)(完结章)

《我们不要相爱》本子预售地址:【戳这里】


※娱乐圈,私设多,欧欧西。主安雷。


※BGM:BIGBANG - 《우리 사랑하지 말아요(LET'S NOT FALL IN LOVE)》




Chapter19.




  海盗团的巡演还没有结束,纽约场和华盛顿场之后就是北美中部和东部地区的,又加上他们每一场Live之前还需要决定曲目,为了每一场都有不一样的特色,选曲之后还要做一些改编。海盗团的曲子都是雷狮写的,填词有时候是他填,卡米尔有时候也会一起填词。


  雷狮忙得不可开交。


  他和安迷修解释了一下,最近只能尽可能挤出时间和他约会了。安迷修只让雷狮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至于他自己——安迷修在雷狮飞去三藩市的前一晚和他缠绵了一晚上。


  第二天雷狮扶着腰黑着脸上的飞机,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坐的他屁股疼。


  安迷修开了荤之后就毫不节制了,饶是经验丰富的雷狮也禁不住安迷修这种洪水猛兽一样的无度索求。


  话是那么说,身体的感觉确是真实的。


  甜得像融化了的牛奶巧克力一样。


  三藩市这场的Live做了不一样的舞台效果,帕洛斯和卡米尔在Live之前去确认场地布置。佩利留在酒店里练鼓:在飞到西部来前,雷狮突发奇想说要重新编他们出道曲的谱,改的最大的就是佩利的鼓点部分了,佩利在做音乐上确实一根筋,雷狮改完之后他练了好一段时间。




  海盗团下榻的酒店顶楼是一间小酒吧,雷狮一个人上电梯去了酒吧。高层加上玻璃落地窗,整个三藩市的夜景都在雷狮的视野中。和纽约不一样,三藩市的夜空中漫布星辰。


  要是安迷修能在这里,和他一起看夜景……等等,雷狮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他在想什么,安迷修新的赶稿修罗期开始了,现在应该也够呛吧,记得之前有一次他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安迷修接了编辑艾比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那头的声音连坐在对面的雷狮都听得到。


  他昨天才和安迷修亲密接触过,才分开多久就开始想他了?


  雷狮又转回脑袋来,看他面前点的那杯鸡尾酒,湖绿色的清澈液体,带着酒精的浓醇香味。


  像安迷修那双眼睛一样。安迷修的瞳色就是这种颜色,绿色里带点蓝,有时候清澈地像是玻璃水晶,有时候又像是深渊一样,更多时候像是酒。


  他醉在里面醒不过来。




  “真不像话啊。”雷狮晃了晃脑袋,把鸡尾酒杯上点缀的那颗樱桃率先拎起来放进嘴里。


  罐头樱桃的甜带着酒味,在他舌尖的味蕾上蔓延开来。


  有什么不像话的。雷狮坐直了身体,把几秒前他自己说的话给推翻了,他想他的男人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雷狮把嘴里含得都软掉了的樱桃咽下去,拿起手机给安迷修拨号,他直接拨了Facetime。


  Facetime的忙音响了两声就被那头接起来了,安迷修戴着眼镜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里,背景可以看得出来是书房,看安迷修的那副眼镜也差不多能知道对方是在写稿。


  “雷狮?”安迷修还以为自己手机卡了,直到看到雷狮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怎么了?”


  雷狮想了一下,把镜头转过去,对着酒吧落地窗玻璃外面的夜空:“我在三藩市的酒店顶层,这片星空很好看,所以想让你也看一下。”


  “你懂我的意思吗,安迷修。”


  雷狮一时嘴快,说完了才觉得不对,以安迷修那种直男思维,可能根本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吧。


  安迷修笑了,没摘下眼镜的安迷修比以往看起来要更知性,或许是因为还在工作状态中,好像更有魅力了一些。


  “你在想我,是不是,雷狮。”


  喂喂喂,不是吧。打死雷狮都不相信安迷修此前没谈过恋爱,这不是挺明白的嘛!雷狮心里虽然吐槽着,但嘴角上扬早已出卖了他。


  “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安迷修托着脑袋:“可能是因为我也在想你的关系吧。”


  啧,肉麻死了。雷狮撇撇嘴,心情却像是大好的晴天。他冲安迷修嚷嚷:“好了,我就只是想跟你说我想你了,没了,我挂了。”


  雷狮急急地挂了Facetime,端起面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啪”地趴下来用双臂遮住自己的脸,掩饰自己几乎快管理不住的神情。


  安迷修说起情话来也太恶心了一点。


  他怎么就偏偏吃了安迷修这套啊!匪夷所思。




  安迷修写稿写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开车去了一家珠宝店。之前雷狮送他的那颗南非带回来的白钻,他买了戒环又委托珠宝店在上面做了钻托,昨天正好完工,店家给他发了邮件通知他可以去取了。


  他买了个深紫色的丝绒戒盒。


  ——不会有颜色比雷狮眼睛的颜色更让他喜爱了。


  安迷修把戒盒放在随身的包里,车子往纽约市郊的机场的方向开去。


  雷狮都说了“我想你了”这样的话,他这个男朋友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一个惊喜?


  他在上飞机之前收到了妹妹安莉洁给他发的一份资料,上面是关于申请结婚证书的一些注意事项和必要证明。


  安迷修把自己缩进飞机客舱柔软的座椅里,把手机关了机。


  他要送雷狮一份回礼。




  海盗团在三藩市的Live是七点半开始的,雷狮上舞台之前给安迷修打了个电话。


  电话打不通,对方关机了。他正想再拨一次的时候,负责舞台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催促他上台了,他只好把手机扔在了后台休息室的桌子上,抱着吉他走出了休息室。


  开场是他们很早以前的几首歌,中场之后就是最近的新歌了。


  雷狮恍惚间好像在粉丝群众之间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熟悉的脸,他愣了一下。是错觉吧,他抬手拨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再抬头时就没看到刚才让他极其在意的人了。


  “这场Live的最后一首歌相信大家都猜得到了,是这次新专的主打曲。”


  “《我们不要相爱》,献给爱海盗团的所有粉丝。”




  “我们不要相爱,现在还不太了解


  “……我们不要许下约定,还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


  满场黄色的应援荧光棒中,安迷修绿色的眼睛将雷狮的视线死死地锁定住了。


  他眨了眨眼睛。不是错觉?


  “但是这句话是绝对真心的,我喜欢你。”最后一个字唱完的时候,整首歌也结束了。


  安迷修的嘴唇动了动。曲目结束之后粉丝的尖叫让雷狮无法听清楚安迷修说了什么。但他好像猜到了对方想对他说什么。


  雷狮笑了。


  安迷修的世界亮了。




  “你怎么会过来?”粉丝退场之后,他急急忙忙给安迷修打电话,对方的电话终于打得通了,背景还是退场粉丝群的熙熙攘攘。


  安迷修的脚步声也听得一清二楚,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急促。


  “你不是想我了吗?”


  “……我只是……”雷狮抓着有些汗湿的脑后的头发,一时词穷,他确实想见安迷修,但没想到对方真的会过来啊。


  安迷修好像在跑,声音有些气喘,他向雷狮说了句“等我”,就挂了电话。


  雷狮还懵逼着,休息室的门就被敲响了。雷狮开了门,站在门口是安迷修。


  面前的安迷修身体矮下去,他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深紫色的丝绒小盒子打开。


  绅士地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对他效忠的国王宣誓那样地开口:“雷狮。”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所有零零碎碎的点滴都拼凑在一起,雷狮想到他和安迷修的巧遇,想到安迷修第一次去看他的Live,想到那天他在丹尼尔的婚礼结束之后向安迷修告白时对方说好,想到他和安迷修无数个身体相触的夜晚,想到昨天晚上安迷修说也在想他。


  红线从毫无交集,到交错着缠绕在一起,再到合为一体。


  雷狮蹲下来,从安迷修的戒指盒里把钻戒拿出来,拉开安迷修的另一只手,把钻戒放到他的手上。


  眉眼弯弯。



  

  “哪有人求婚还用对象送他的钻石做钻戒的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安迷修伸出了左手。




  我们不要相爱完结。


  他们的故事永不完结。




END




本子里还会有两个我们不要相爱的番外!



评论(35)
热度(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