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妈孩子像块宝🥚

微博@精神病患温顾君
二十八线黄雷OOC写手,不正经日常猫咪博主。

—————————————

感谢关注,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都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

【瑞金】五年恋爱三年包子(二)

五年恋爱三年包子


※格瑞×金。ABO,私设多,生子,黄雷OOC。大纲文。

※前文:(一)



(二)



  格瑞是在十二岁的那年知道自己是Alpha的,那天他妈带他去医院抽血,抽完之后他妈和他在医院诊室里等了两个小时,等得他在诊室的座椅上都快睡过去了,检验报告才出来。


  “是Alpha,基因细胞非常优秀,恭喜太太。”快谢顶的大叔医生和他妈这么说着,一边把报告给他妈看。


  他从小就听说过关于性别的一些传闻,第二性别是Alpha和Omega的人大约只占了总人口的百分之十,而他恰好就是那百分之十中的其中一个。


  不过是个第二性别而已,为什么他妈搞得一副开心地快哭出来的样子啊。后来过了一年,学校统一体检的时候他又被抽了血,他还把棉花球按在胳膊上正在止血的时候,就看到同班的金蹦蹦跳跳地从体检的另一个教室飞奔出来。


  “格瑞格瑞!你是Alpha啊!”


  “是,”格瑞点头。虽然其实一年前就知道了……他们班只有两个Alpha,他是其中的一个,检验刚出结果的时候就被同班好事的同学奔走相告全班了,“你体检项目都结束了?”


  “对啊,我是Beta,体检项目就是常规的那些,测完视力就没了。”金抬起手臂,给格瑞看他手臂上已经止血了的针孔痕迹,“你等会儿回家吗?”


  “……我爸妈今天晚上都不回家,我先去图书室还一下书。”


  “那你去我家吃饭啊,我妈妈说今天晚饭烧松鼠鱼!”金一边说着,挽住格瑞就往校门口走。


  格瑞父母工作很忙,金就算和格瑞住的很近,也鲜少看到格瑞父母在家的时候,他有次放学路上问格瑞“那你晚饭都是怎么吃的啊”,得到了格瑞说他自己做饭的答案。


  格瑞自己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哪里想到说完之后金竟然泪眼汪汪地看他,然后拽着他就往金家跑,说以后他爸妈不在家格瑞就来他家吃饭。


  金妈妈厨艺很好,格瑞一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不过毕竟年纪还小,最后还是被口腹之欲降伏了。


  格瑞和金手牵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格瑞看着站在他边上比他矮半个头的金。发丝边缘在夕阳的照映下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子,闪闪亮亮的。




  格瑞报考凹凸军校不是个秘密,之前他们班主任让他们全体都填过志愿表,他的第一志愿就是凹凸军校的特种兵类。他们学校大部分的Alpha都报了凹凸军校。


  Alpha的体能的确比较适合去参军,至于格瑞为什么报了特种兵类,有他自己的私愿。以他的成绩和体格,被顺利地录取是预料之内的事。


  只是他的确没想到,金会跟着他一起报考了凹凸军校。


  客观一点说,金的体格要在特种兵科里混到毕业,不如说是天方夜谭……


  不过人进都进来了。格瑞叹了口气,耳畔都是金惨叫的痛呼声,第一天的训练就让金筋疲力尽:更何况金不仅有天真的想法,还有莫名其妙的不服输的性格,偏要和一堆Alpha拼个高下,长跑下来他感觉腿都要断了。


  格瑞沉吟了一声,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生气了啊,格瑞?”金呲牙裂嘴地,却捕捉到他极轻的叹息,“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吗?”


  “……你不应该考军校的。”格瑞拿起一边的活血膏药,在手上抹了一点之后又均匀地涂在金的大小腿肌肉上,按摩推压没几下之后膏药就渗入到皮肤下面去了。


  “可是不到这里来的话,以后就见不到你了。”


  格瑞是半蹲在地上的,金坐在他的床上,说话的声音从格瑞头顶传来。


  “我不傻,格瑞,”金沉静地说,“我不想以后都见不到你。”




  那天晚上格瑞难得失眠。他平躺在床上,却也不敢翻身,怕吵醒在对床已经累及熟睡了的金。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已经懵懵懂懂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了。


  格瑞想,金对自己是有特别的意义的。


  他从有意识开始,身边就已经有了金这么一个青梅竹马,家住的近,他和金小时候常常去家附近的公园堆沙,后来大一点读书了,他和金好像一直在一个学校一个班,上学放学都一路走,有时候金睡过头了,还是他把金从家里拖出来飞奔去学校才踩点没被计迟到的。


  金总是有很脱线的想法,该说是不谙世事还是缺少历练,他内心总怀抱着单纯无暇的想法,脸上也时刻挂着像是太阳一样耀眼而灿烂的微笑。


  格瑞很难不喜欢上这样的金。


  格瑞又想起他妈在十二岁那年带他做完检测之后回到家里,父亲看着检验报告脸上一脸喜悦地跟他说“格瑞,你一定要找一个基因想当的Omega结合”——明明不是他自己的想法,却被父母强加在身上,重重的负担压在他双肩上。


  格瑞第一次任性地违背了父母的意愿,瞒着他们报考了军校,只身一人来了这里。


  金又知道些什么呢,他来这里之前,做足了所有身心准备,特种兵科本来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的,金有做好那样的准备吗,还是说什么都不想地就跟着他来了这里,理由只是因为想要天天都能见到他?


  金当然不傻,但是他也肯定不知道格瑞有多担心他。


  格瑞侧过脸去,看着背对着他熟睡的金:他睡得不安稳,被子一大半都没好好盖在身上,只留了个被角在肚皮上,身上穿着的睡衣因为糟糕的睡姿而被掀起来,几乎把胸腹白净的皮肤全暴露出来了。刚才格瑞叫他脱了裤子,他下半身就真的只剩下个内裤,连睡裤都没穿就睡下了。


  白色的棉质三角裤完完全全地映在格瑞的视野里。


  格瑞叹了口气,还是从床上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赤足踩在地板上,把金掰过来平躺在床上,把军绿色被套的被子扯出来,齐齐整整地盖到了金身上。




  TBC



六一快乐。


评论(15)
热度(1264)